卡特坐在三楼的电梯旁的长凳上,这里是这一层唯一可以抽烟的地方。这时史蒂夫走了过来。看着那张脸卡特有点不开心。通常夜班的时候工头不会在这个时间出现,他应该在他的办公室喝茶。
这个月是这里有史以来最热的一天,电梯里的温度计表示早就超过了正常劳动温度。所有人都忍了下来,只有老天知道凌晨三点到上午十一点的夜班时间里这里的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卡特是机械修理工,负责维护这里的纺织机的正常运作。通常只要机器不出故障他就可以无所事事。但现在那台机器经常罢工,生产那台机器的工厂早在10年前就停业了。因此卡特得时不时的到机器这里来看看以保证他在下一个小时内不要罢工。他两个月前才入职,每小时的工资才7-8块,是报酬里最低的那一档了。即便如此,他还是接受了。没有老婆,没有固定的女友,也不需要对家庭负责,原本靠着手艺四处漂泊的他也到了再也走不动的年纪了。他一向独来独往,晚上十一点到早晨七点这个时段是他最喜欢的。因为对于纺织厂来说这个时间段是最安静的,也最凉快。
他唯一不喜欢的,就是老鼠。
三楼的走廊很长,基本没有人,几盏吊灯发出了还能看见的亮光。这里和工厂的其他地方不同,相对更安静,也很少被占用。人很少的时候老鼠就变多了。这里被人当作仓库,从来没人来的仓库。那些货物被一排排的码放在一起,像串的香肠,其中一些已经存放了多年,满是回程,像工业废料。这里成了老鼠的窝,他们个头肥大,眼神犀利,外加身上布满了跳骚和寄生虫。
卡特有个习惯,休息的时候总在口袋里放一些大个的螺丝。任务不多的时候就用这个武器投射老鼠,还能捡回来再次利用。多尝试了几次之后发现自己其实并不能置于这些家伙死地,连受伤都很难做到。仅仅是让它们感觉到疼痛,短暂的将它们驱赶走。
「卡特,你在干嘛?」
这一次他被工头逮到了。那个家伙不坐电梯,而是鬼鬼祟祟的从楼梯上来。
「老鼠。」卡特回答道。此刻所有的老鼠都返回了它们的巢穴去了,「只要发现它们我就用用力蹬地面让它们逃走」。
史蒂夫轻轻点了点头。他块头很大,留着小平头,衬衫袖子卷着,领带垂在胸前。他仔细看着卡特,「我们付你工钱,可不是让在这里看着老鼠的。」
「哈利已经二十分钟没有来发牢骚了。」卡特心想你为什么就不能待在办公室里喝咖啡呢?「没有问题,我也没法工作啊。」
史蒂夫点了点头,仿佛对这个话题失去了兴趣。
「也许我该上去看看,他们十有八九在看杂志和吹牛。」
卡特没有搭腔,悄悄的把掌心的几个螺丝放进了口袋里。被工头看到拿工厂财产这样玩一定会大发雷霆。
「我找你有别的事情。」史蒂夫说。
「什么事情?」
「下个星期是黄金周。」
卡特点点头。那个时期工厂会关门,上下游供应商与客户也会关门,更让人高兴的就是这段时间的休息还是带薪的。
「你想赚点外快吗?」
卡特耸耸肩,问「什么活?」
「我们打算清理整个地下区域。从公司盘下这里之后地下区域没有再动过。脏的吓人。我们准备用水冲。」
「附近居民的意见让董事会倍感压力?」
史蒂夫瞪了卡特一眼,说「你到底想不想干?一小时10块,国庆当日一小时算两小时。我们负责夜班,晚上凉快。」
卡特盘算着,除去一些必要的开支大约可以净赚100块,比闲在家里强多了。
「好吧。」
「那么国庆当日到车间集合。」
他走了。卡特继续坐在板凳上,点燃了香烟,一只手从口袋里再度摸出螺丝,等待着老鼠的再次出现。他能够想象出地下室的情况——准确的说是负二层,在车间的下面。潮湿、黑暗,到处是蜘蛛和发霉的布匹,以及渗进来的河水———当然还有老鼠。或许还有它们的亲戚———蝙蝠。
突然他收起了笑容,咬住了香烟的滤嘴。没过一会儿,上面的人打开了鼓风机,看来工作又要开始了。过了一会儿,老鼠们纷纷出笼,一个个蹲在走廊尽头成堆的麻袋上,灰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犹如陪审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