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号发生了剧烈的震颤。伴随着能量护盾发生器工作时制造出的沉闷且难以听清的造影,到处充斥着尖锐的警报。喧闹突然间结束。这艘突击舰已冲破了敌军的防线,船上的掠夺者军团开始准备最后一次前往战场。
“我们正在接近突入点。”指挥官华春莹从通信中说。“两分钟内开始空降。开始最后的准备。我们必胜。”
“必胜!”她的战士们回应。
掠夺者军团是反抗军最精锐的战士,他们是以灵活的战术大师,他们是渗透敌方的刺客大师,他们也是强大的战士。战士们穿着自己的战术装备,衣服上的某一处带着掠夺者军团的V形徽章。
刘能坐上了属于他的座舱,技术士官关上了舱门,并做了翘起大拇指的手势。从古老的地球时代开始这就是祝你好运的手势。
他闭上了眼睛,准备享受着这一切的进行。座舱外面的各种震动,刘能熟悉这种震动,为自己的战斗兵器尽可能的装备武器。
装备时间已经结束。空降舱一片黑暗,工作中的仪器发出闪烁的亮光,战友的装甲被绿色和红色的镶边勾画出轮廓。他的视线被一个硕大的跳跃背包阻挡了。在他前面的战士是他的好友布拉莫斯,那身被固定在固定臂上血红色的旧款式的装甲才让刘能辨认出对方的身份。布拉莫斯装甲的背包又高又圆,就像一只大甲虫,朝后的喷口喷嘴就像一只长满钢牙的胃。布拉莫斯十分安静,但他的装甲往往十分巨大,从后面看完去就是一个机械,这层层叠叠的金属中看不出人类的表征。
“传输任务数据中。准备让泰坦军团接收。”刘能的头盔中响起了电子音,“启动空降覆盖图。任务激活。”
覆盖图让刘能的视野略微狭窄。脉冲激光在他的护镜片的边缘闪耀,直接向他的视网膜投射了一个虚假的世界面板展示。空降罗盘的巨大刻线在他前方闪烁——两个包含在十字线内部的圆环都以完美的测量法进行分割。
“刘能少尉,降落坐标确定。阿尔法-787-989-098,贝塔-0989-09887。”机械音又一次在耳边响起。
空降覆盖图已经占据了刘能的整个视野。尽管他只存在于这支小队的个人认知中的虚拟世界,但罗盘看起来却像是悬挂在他前方空中的实物。
随着厦门号冲向他们的空降点,刘能的驾驶显示屏上也同步更新着他的位置,两个巨大的圆环都在快速进行着三维的旋转。舰船的引擎发出了轻微的响声,船体的震动通过固定臂直接传到了战士们的身上。随着舰船的加速,原本柔和的反作用力变得越来越大。厦门号总是那么的快。
“确认。”刘能说。其他的战士们也在自己的座舱里处理了空降数据,确认任务准备完成。
“三十秒后开始空降。”系统的电子音再一次响起。“最后一次武器检查。”
“BT,准备好了吗?”刘能完成了所有的检查,打开了系统的自动档。显示屏旁边的仪表不规则的极速闪烁之后,开始了正常而有规律的闪烁。
“刘能少尉,我随时准备就绪。”又一个不同的电子音在刘能的耳边响起。“这次空降任务我们的成功率可能高达66.69%。”平稳而不带感情的电子音通知他一切进展良好。巨大的手臂在座舱的旁边略微挥动了一下发出了咔嚓咔嚓的身影。
这是一台机甲。掠夺者军团的所有人都会拥有一台机甲。它们是强大的武器,也是可靠的队友,有着自我学习型的AI智慧。他们与战士们在战场上是融为一体的强大存在。
机甲内部开始空气减压,嘶嘶作响。站在前方的机甲喷气引擎反应堆进入了高出力模式并发出了尖锐的声响,随后又再度返回原样。
“外头可热闹了。我们的陆战队要再努力一下了。”布拉莫斯说。“敌人不怎么欢迎我们。”
“这是个玩笑吗?”刘能说。
“我不开玩笑。”布拉莫斯回答。
“祝我好运吧,兄弟。”刘能轻声的说。通信设备把他的声音直接传入了布拉莫斯的耳中。
“为何你需要比我们更多的好运?”最前方的维克拉马打断了他。
“家乡的俗语而已,我可不想被打成碎片。”
红光闪烁,空气被强劲的风吹吸走。舱内的喧闹也随之而去。
“正在打开,正在打开。”一个机械音低沉的侧宏富。
狭窄的舱门向下打开,任由未被大气衍射柔化的明亮阳光洒满长廊。船内残留的水气凝结在各人的装甲上,给机甲带来了一层钻石的光泽。
“十秒,九秒,八秒…”机器开始倒计时。
刘能注视着下面。爆炸的闪光沿着它的曲线扩散开去,随着厦门号告诉驶向战斗位置而变的越来越近。地面正在进行战斗,从上面看起来有一种虚假的美感。五颜六色的爆炸和耀眼的风暴,看上去是如此的精巧,没有一点破坏性。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将云层震的四分五裂,刘能还能窥见到其他的泰坦机甲们从别的兄弟舰艇上笨重的空降。在空气的包裹下,那些硕大的战争机器就像是狂暴的大象,一接触到地面即爆发出难以想象的破坏力。
“准备空降!”最前排的维克拉马说道,略微提高的声音流露出他的兴奋。斯拉夫人的血统在他体内激烈的流淌。“准备空降,伟大的母亲会在飞行时庇护我们,并给我们的拳头赋予力量!”
“四秒…”机械音说,“三,二,一。空降。本舰开始脱离。”
维克拉马背后的固定手松开了。将他紧紧挂在天空上方的爪子无声的打开了。空降包顶部的推进器点活了,将他送向了目标区域。两秒之后推进器迅速耗尽了燃料,随即分离。下一个布拉莫斯没说一句话,冲着这个世界垂直坠下,犹如一枚轰炸弹一样。半秒中之后,船上的机械念出了代表刘能的士兵编码,随后他也落了下去。
推进器的点火重的像给了他一拳。经历了一秒钟的燃烧后,推进器停止了工作。刘能感觉到推进器从他的背后脱落,除了因此产生了一次颠簸之后,他的飞行还算平稳。
刘能骤然下落。头顶上的厦门号船体迅速变小,变成了充满轨道战的爆炸光晕的天空上的一道光刃。离开的飞船被敌人光矛的锋利光束追逐着,在星球的磁力圈中拖拽出一道光刃。敌军的战斗机在它后方加速,友军的拦截战斗机从侧面接近,在空中画出个字的轨迹线。
很快,云层被穿过之后地面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当天空的蓝色逐渐退却到他的视野边缘,当最后的蓝色也从视线中消失后,他开始感觉到他在降落。地面不通的地貌分散开来,细节变得锐利而清晰。
在他下方,战火正在一片平原上肆虐,围绕这片平原的连绵山脉,被一道宽阔的峡谷所贯通。越过峡谷后是一座高墙,在墙后方不远处有一座坚固的要塞。两条战线肉眼可辨,他们交火看起来就像色彩夺目的光芒之网。一个庞大的陆军坦克方阵正从降落点向高墙堆进。
那堵墙看上去像一条丝带,但实际上它几句有一百米高。
刘能拉下了操纵杆。一个较小的十字线在他的罗盘中心亮起,并在上面设置了他所要到达的区域——高墙的中央塔,也就是最高的那一座。
他的背包喷射器喷出烈焰,对抗者星球的引力。刘能只减缓了一点速度,就改变了他的航线,现在朝着那座塔的侧面飞去。
不到降落的最后一刻,空降部队会尽量避免使用喷射器。这能让他们更好的隐藏在坠落的残骸或者偏离的炸弹。在混乱的战场中没人注意到他们,直到战局不可挽回。但是进些日子来,敌军也渐渐了解了这种空降战术。在他们的喷射器的这次喷射结束,天空中顿时布满了高射炮的炮火。
“喷射器点火。”刘能发出了最后的命令,“开始交战,掩护友军。”
巨大的泰坦降落在敌军位置的后方,降落所带来的冲击力将敌军的防御整列给打散。
面前的显示器顿时暗了下来,随即分成了从三个方向打了开来。刘能拿起身旁的脉冲步枪跳出了座舱。机甲在他弹出的瞬间便将他抓在了手中,做了一个投举的动作后将自己的操作员掷了出去。
“方向有所偏差,请自我调整。”机甲的电子音从头盔的通讯装置中响起。
刘能背后的喷射引擎开始了工作,半秒的喷射把稍微调整了一下。他来到了高塔指挥部的上方,透过对方的玻璃似乎都能看到他们惊讶的眼神。随即刘能的身影逐渐变的透明,直到完全看不见。
“光影迷彩!”对方指挥官惊讶的发出这般感叹。随后就响起了门外长廊枪弹激烈碰撞声以及手雷的爆炸声。指挥官对身旁的其他士兵做了个眼神,士兵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各自都瞄准了通往这个房间的门。
走廊上的士兵们猛烈的朝着那个目标开火。现在已经用火力把他逼到了掩体后,只要一露头…“开火!”
潜入者毫无恐惧的走出了掩体的瞬间被无数的子弹贯穿,他的步伐却没有任何的停顿。
“糟了。”潜入者的身影瞬间消失,那只是一个欺诈投影。
下一秒左边的窗被打破了,潜入者熟练的用刀捅穿了指挥员的喉咙。“你们的死期到了!”刘能咆哮着。手中的脉冲步枪不断的开火,精准的射击每一个他看到的敌人。突击脉冲步枪是强有力的武器,但如果不明智的使用它们,几秒内就能打光弹药。在找到补给之前必须忍住怒火。
即便如此,他依然以惊人的速率射击。枪口火光闪烁。射出的脉冲能量产生的爆炸重重的将地热们掀起,把他们向后掷去。
其中有一人穿过了弹幕扑向刘能,高高举起他的枪托。刘能背后的喷射引擎点火,向后跳开,在跃起的过程中脉冲步枪再次瞄准了那名战士。扣动扳机之后脉冲能量直接击中了叛徒的胸口,那名战士的防御盔甲炸裂开来,在墙壁上喷出了光滑血红的内脏。
敌人的数量超过了之前的预估,可能又冲上来了一批新的敌人。都穿着某种程度的防护服。背后的单兵喷射引擎发出轰鸣,刘能跳了起来,飞跃了敌军战士们的头顶。空中转身后再次变成了扫射目标。脉冲能量纷纷向他们射来。能量击中了他们的防护服,却没能完全穿透进入他们的身体。没有击中要害的敌人依旧无所畏惧的对着他射击。目标只有他一个人。仅仅剩余3个受伤的敌军,火力却打的刘抬不起头。看了一眼脉冲步枪的剩余能量。
“BT,我现在就要下来!”刘能立刻从旁边的窗户跳了出去。
单兵喷射引擎最大功率只能使用3秒,散热需要2秒。因此长时间在半空中推进是不可能的。对于经验丰富的老兵们让其变化各种各样的战术动作。
飞出窗户后刘能转身掏出一把匕首用力往那个通往指挥部的走廊外墙掷去并再次启动了喷射引擎来减缓自己的下降速度。正要重新调整姿势看清周围情况时,一发火箭弹砸了过来。
爆炸随即发生,战场上没有人发现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爆炸变的稀松平常。
“中尉,你没事吧。”
张开眼睛的刘能看到钢铁之躯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双臂环绕的守护在操纵者的周围。“护盾能量损耗10%,战斗持续时间没有更多的耗损。”那枚飞弹的碎片缓慢的飞舞在巨人的周边。随即那些碎片好似被拉满的弹弓一般被弹射到了远处。
“铁驭模式。”
刘能顺着泰坦的双臂跳了上去,巨人的胸口似箱盒一般的打开将主人包裹了进去。
泰坦的四肢放出了蒸汽,双臂从背后拿出了巨大的爆弹步枪,往高射炮那边冲了过去。
“布拉莫斯,你那边怎么样!”刘能叫唤着友人。
“在你的左边。”通信装置中传出了友人的回答。
一架敌军的“侵略级”泰坦砸在了刘能泰坦的面前,紧接着一记钢铁重拳将驾驶舱砸的粉碎。红色的涂装的老旧款式“饿狼级”泰坦从敌军的机体中抽出了自己的手臂。
“打翻掉那个!”刘能指着高射炮,举起了爆弹步枪,布拉莫斯的泰坦也做了相同的动作。正在开火的高射炮打的千仓百孔。爆弹在高射炮的内部爆炸,引爆了炮弹。高射炮的炮管在爆炸中炸飞,华丽的防御塔侧面坠下,发出当当的响声,落入下方的护墙之中。很快,四座高射炮成了冒烟的废墟。
“其他人那里也干的不错。防空炮沉默”刘能发出通信,同时传入其他人的耳中。“这样就能有更多的部队部署下来了。我们很快就能结束战斗了。”
这里的战争仿佛就是往一个不知道有多深的坑道之中灌水,只不过灌入的是更多的士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