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梦洁已经陪了一个晚上了,她的疲倦都显示在脸上了。睡在床上应该比睡在医院的冷板凳上更容易恢复精神。
医院附近正好有一家快捷酒店,斯凯陪同她在那里开了个房间,并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之后便返回了的病房。
这个城市在这个时间开始进入夜晚,无数的小说和文学作品都赞颂过这个城市夜晚的浪漫,无数的梦想在这里成为现实,这里曾经是亚洲的骄傲。
夜间的灯光在这里是最好的助兴,无数的梦想者都在这里迷失过,都在这里找到了未来,抓住了未来。现在一切都化作了泡影,应该存在于浪漫与现实之中的都变成了幻影,被火光和暴力给替代了。无数的绿色光芒划破了夜空,滑稽的形成了一个脸的幻影。
这事早就已经发生了…是八年前那次事情的延续…
斯凯查阅着手机,新闻媒体的报道在他的眼前快速闪过。一个突破口,只要有一个突破口就可以让那个混蛋血债血偿了。他无法原谅伤害亲人的那个人,无论他是无知还是别的什么。
从一开始就知道,蒙面的黑衣示威人群只是一群炮灰,是被利用的存在。他们有可怜的地方,那只是在不牵扯到自己的情况下。
“蒙面的示威人都应该死!”
斯凯不由得说出了心声,话出口的时候自己都有点吃惊,心里上却没有丝毫的不安。他知道这种感觉,即便知道会过线。
“啊…啊…”
床铺上的病人发出了细微的声音,斯凯放下手机走到了妹妹的身边,按下护士铃。护士在30秒后赶来,检查了一下旁边的仪器。也换了一下放在床下的导尿系统。
“哥?”叶月仅能张开的那只眼睛看着兄长,沙哑的发出着像话语一般的声音。
“嗯,是我。”斯凯点了点头,露出复杂的笑容。
妹妹的哪只手微微的伸出,兄长接住了那只手。带有点点温暖的那只小手,年幼时紧紧握住那个宝物。
“别说话,再睡一会儿吧。”
“哥…”叶月的小手略微有点握紧,“你什么时候来的?”
“一早就到了。”
“小韩在哪里?她没事吧?”
“她陪了你一整天了,我让她去旅馆休息了。她除了有点疲倦之外没有别的事。”
“那就好…”叶月放心的闭上了眼睛,“哥,我做错了嘛?我没有保护好自己。”
“你做的很好,一直都是个好孩子。”斯凯紧紧的咬住下嘴唇。
“我一直给你添麻烦,一直让你背黑锅。”叶月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又陷入了疼痛之中。
“你一直都是个好孩子,保护你是我的责任。”
回忆起童年的过往,兄妹两人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受伤的时候,我脑中在想你知道了的话你会怎么样?害怕你会去为我报仇,怕会再一次失去你。”叶月闭上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斯凯轻轻的拭干了它。
“好好养伤吧。”斯凯抽出了手,“等骚乱略微平息一点的时候我们就回去。”
“嗯,好的。”妹妹顺从的回答,意识再度进入了梦境。
桌上的手机,暗淡的屏幕突然收到了“消息推送”而亮了起来。新的媒体推送,少量的文字介绍之后是视频影像——数量不明的黑衣蒙面人群体用特殊的手持切割机将路边的路灯柱给切段了,接着带着橡胶手套的其中一人将里面的电线一并拉出后再将其进行各种程度的破坏。
“他们倒是没有在里面撒尿啊。”
切入口找到了,回头看了看熟睡中的妹妹。心里再次踏实了一点。要毁掉那个人和他们的团体,哪怕只是一点点都可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