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世纪80年代的音乐在房间中飘逸着,林朗言一边陶醉在音乐的浪漫之中,一边品尝着手中高脚酒杯中的金色液体。酒店最高层的落地窗外闪烁着火光,在他眼里仿佛是画家的画笔一般的优雅。他欣赏着自己这些日子的杰作。
床头是刚刚脱下来的黑色外套,那是白天的工作服。街头的暴动对他来说就是艺术品,示威人群与警察的冲突就是思想的碰撞,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会得益。煽动年轻人去送死,断送他们的前途来换取短时间的资金资助,他们会义无反顾的冲在最前面,用那些被编织好的谎言去献身。
等他们几年后反应过来,留给他们的只有无尽的痛苦以及与他们父母一样的麻木。
“我是不同的。”林朗言揭开睡衣的腰带,露出了毫无遮挡的下体。将它贴在窗户的玻璃上,一边发出着舒畅的呻吟一边继续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在他们的资助下,我会把这个城市彻底摧毁。”想着自己的野心,以及最后自己会在天堂一般的国外度假村衣食无忧的度过下半生的生活。现在距离这个目标已经不远了,只要再继续几个月就可以了。
想到兴奋处的时候下体突然冒出一股一样的发泄感,短暂的3秒之后,林朗言满足的发出了一阵长长的叹息声。“还不够…”落地玻璃上的白色污迹并没有满足内心。
走到一旁桌子旁,笔记本电脑上罗列着一系列的计划安排。进度已经快过三分之一了。手指在触摸板上滑动后切换到另外一个桌面,只有一个文件夹的桌面。文件夹中存放了几张图片和一个视频文件。
肥胖的手指打开了那个视频文件。蜡黄的牙齿随着嘴角的翘起而露了出来。他感觉到了一股比刚才的自慰更加兴奋的冲动。他喜欢看到美好的东西被摧毁的过程,且非常享受这个过程。
他不用担心被曝光,周围的记者都是他们的人。站在人群最前面进行拍照的都是拿着他们的“记者证”的同伙,他们是不会把他的脸公布给任何人的。即便有,也不会有证人出来作证,最后只会关押个几天再支付几千块钱就可以出来,继续他的工作。拿起手机看了一下银行账户,那后面的几个零让他心情更加的舒畅。
无敌,是诠释现在状态最好的词汇。讨厌的大陆政权不敢插手香港事务,掌控法律的法官们又都被自己背后的老板所掌握着,加上庞大的资金支持着。这个城市彻底成为废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这里的年轻人只是他们的炮灰而已,随着这些事情的结束他们的未来也都会成为幻影。彻底沦落之后的这里会给那个邪恶政党沉痛的一击。
不过…得到支持的人可不单单是自己而已。此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来电人是“周庭”,他拿起了电话。
“什么事?”
“想确定一下明天的行程。”
“不是说不要用电话来联系吗?有可能会被窃听。”
“你真的怕他们会来窃听我们吗?香港用的设施可不是’华为’…”
位于九龙常悦道地面上被拦腰截断的灯柱躺在那里,懦夫们害怕灯柱上藏有监控探头,破坏了这个设施。灯柱内部的设备给扯了下来丢在了地上。控制设备—黑匣子被破坏的支离破碎,讽刺的是内部的电板却完好无损。破碎的外壳上还印着“思科”的企业商标。
更可笑的是破坏的灯柱中并没有摄像头,只是会在感应到天色光线暗淡下来的时候会自动亮起的路灯而已。炮灰们害怕的就是这种东西吗?可笑的举动却意外的造成了新的机遇。
只要经过简单的焊接之后就可以利用这个作为假信号黑进监控系统,或许就可以调取到想要的信息。香港政府铺设了整个城市的基础设施,全部的路灯以及重要公共设施的监控设备都统一到了一个系统下进行管理。在管理上节约了大量的成本,设备提供商也非常乐意为当初破烂不堪的香港城市提供新的设备,以及他们的“服务”。
“果然是这样…”进行了简单的焊接之后成功的激活了电板的信号,马上用手机对电板进行了破解。一般破解这类电板程序再厉害的黑客也需要几天时间,思科公司的产品在过去有一个不会被关注到的漏洞…足以在这种情况下进行灵活的运用。
一连串的白色字母在手机的黑屏上翻飞着,斯凯执行着那个能检测到漏洞的脚本。更多的文字上下飞舞着,紧紧盯着手机屏幕,哪怕遗漏掉点点信息都是不被允许的。
停止了…光标停在了那个位置。黑入成功。已获得了这个设备的秘钥了,可以模仿这个设备去访问总系统了。
斯凯松了一口气,从背包里将笔记本电脑拿了出来,用数据线连接上手机,启动了黑客程序。城市的地图网出现在屏幕上,上面标示着无数的当地的公共设施情况,包括最让人感兴趣的各个区域的视频监控。
机场监控,斯凯将地图切换到了机场的方位,并逐渐将地图放大。地图上原本只有的几个智能设备点突然变的多了起来。放大到最大的时候,连每个拐角处的设备都一一显示了出来。
候机厅的走廊,事情是在那里发生的。点了几下触摸板后调取出了当时在那里的监控摄像头。选取了距离案发地点最近的那个四个摄像点,调取了近2天内的视频资料。
找到了案发当日的几段视频文件,将它们下载到本地。进度条上的百分比在一点一点的增加,如果中断或者报警,只能随机应变了。
整个过程相当的顺利,没有引起任何的警报。似乎从来都没有人觉得他们的设备网会有被“黑”这样的可能性,也许是对他们的网络安全太过于自信。或许是他们对于美国的设备有一种类似“神明”一般的憧憬才导致了现在的情况。
没有想那么多,拿到了想要的视频资料之后就把笔记本电脑放入了背包,准备离开这个酒店。入侵随时都有可能被发现,官方也随时会定位到他的位置,必须要在更安全的位置才能查看这部分的资料。
好在现在是这个城市的非常时期,警察也忙于应付那些街头暴徒,根本不会来小旅店进行调查。这些小旅店在这个非常时期更是看到钱就愿意做生意,只要愿意多付10%的费用就可以了。
下载完成的视频资料与新闻媒体并没有什么不同,多了一些细节。妹妹扑在朋友的身上时被殴打的细节,强行将两人拉开,对着两人进行了短时间的性侵。
操控触摸板的手指开始僵硬了起来,性侵时间只维持了4-5秒,那些连女人都没有看到过的杂种自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不出更多的事情。机场保安闻讯赶来的时候,黑衣人抛下两位女性夺路而逃…
“嗯?”黑衣人逃走的画面让人觉得有一点值得注意,他的手撩了一下头并甩出了什么东西。进度条往前拖了几秒,在那个画面上停顿,并放大了它。
一人甩出了面具,原本想调整一下面具的位置,极速跑步的姿势导致了意想不到的后果,他的面具被甩了出来。他没有回头去,继续奋力往前跑,用手挡着自己的脸。
在另外一个角度的视频监控中,他的正面形象确认无疑的被拍摄了下来。
“终于找到你了…”
嘴角不自觉的翘了起来,深埋在心里的黑暗满满的爬了上来。心情有着无比的舒畅,目标已经确定了。
身体不自觉的放松向后瘫坐在沙发上,关节处也陆续发出着伸展的声音。
只要找到那个家伙,让他供出其他同伴的身份。最后把他们的信息和活动证据发布到他们各自的社交平台上。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当地警方就可以了。
房间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你已经被发现了,快点离开那里。”
走廊中传来了众多的脚步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