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诗韵在酒店的总统套房内看着电脑上的杰作。被煽动的羔羊们与全副武装的警察正在激烈的对抗。投掷的玻璃瓶在地面上窜出巨龙之怒,权力走狗们用防爆盾冲撞着羔羊们。破碎的街道,燃烧的城市,民众为了“自由”与“暴君”的对抗。
多么具有史诗的画面,好似被电流击中一般的流过了全身,带来了高潮般的快感。她现在灵感泉涌,赶忙脱下身上仅存不多的衣物。在一旁的白纸上书写着脑中的乐曲,一个个音符化作数字跳跃在白纸上形成了一段段优雅的节奏…
创作人脑中仿佛响起了交响乐一般的激励着她陆续进行着输出,水笔在纸面上飞快的飞舞,一张又一张的白纸被写满转而散落在地面上。已经渴望这种感觉很久了,灵感来临的感觉能让她连续高潮好几天。比她记忆中的任何一次性生活都要满足的创作欲望和完成创作之后的虚脱感。
正在上演的城市暴动终有结束的一天,纸上的音符会永远的流传下去成为她人生中的又一个里程碑。
新消息的通知声从电脑的发声器中传了出来,创作者的思维被拉回了现实。她讨厌思维泉涌的时候去做其他的事情。偷瞄了一眼新消息的发件人,叹了一口气,非得第一时间去看的信息。
邮件的内容是一封计划,以及下一笔经费的领取渠道。何诗韵细细的品味了计划上的内容,不住的点头。只要能按照这份计划继续执行的话,香港的海关也会暂时放松境界,就可以开始最后一步了。目前这个城市就像一个积木大楼一样,只要施加足够的力就可以很快的崩塌。
驻守在这里的“军队”目前只是处于观望状态,没有最高命令不能出动镇压。却也不能不提防,一旦他们出动的话舆论上虽然会处于被动,现场局面可是他们无法控制的,搞不好还会自己遭殃。这个城市怎么样自己并不关心,有加拿大国籍的她早就对这个土地没有留恋了。
“早点毁灭掉吧。”
邪恶的话语不自觉的从嘴里说出。2014年的那个日子,自己永远也不会忘记得到了什么样的耻辱,这个耻辱将自己的未来完全化为了泡影。没有人同情,没有人在意。很快就会有新的人出现在民众的视线内。仿佛自己从来没有存在过。
“天妒英才”一直都是用来形容自己的,自从2014的那次事情之后自己就好似完全的被抹杀掉了。不再有工作,不再有出镜的机会,免费的工作都没有人愿意施舍给她。原本的粉丝也都去关注了别的事物,她的存在完全可有可无。
她生活在真空之中,没有人再认识她,没有人再愿意结交她。看到她都像“瘟神”一样的避开。
“都是那个邪恶的政府。”
看着自己的存款一点点的消耗完毕,内心中出现了一个声音。镜子里的自己面容憔悴,像一具即将迎接死神的活死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完全是那个邪恶的政府。我根本就不是中国人,我应该是那个纵横世界的大英帝国的子民,我应该是英国皇室的子民。我和这群黄皮猴子不是一种人。为什么我会留在这里?为什么我要被这些人侮辱?为什么抹杀我的是那群黄皮猴子?如果我真的有罪,也只有女王大人才能制裁我,赐予我惩罚。
女王大人,我是你的仆人…为什么抛弃了我?抛弃了这块你皇冠上的明珠?
“都是那个邪恶的政府。”脑中再次响起了那句话,“如果不再属于女王大人的话,就毁灭掉吧。连同这一切。”
“需要帮助吗?”
不可名状的力量打开了门,让人睁不开眼的光芒照进了她的眼眸中。她没有耀眼的闭起眼,此时闭眼与死在黑暗中有何区别?双眼接受了那道光芒,却没有伤到双眼。
“我有个计划,你可以成为我们的一员。”
刚才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所不同的是光芒中站着一个男人。金色的头发,欧美风格的面容,黑色的眼睛,有点发福的身材,永远自信的表情,黑色西装配白色衬衫。印象最深的还是在他胸前的鲜红的领带。
“你是神吗?”何诗韵轻声的说。
那人哈哈一笑,“对你来说我就是神。起码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miss何?”
“这个城市的毁灭…”何诗韵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心愿,看到那人的表情依旧没变,“让那个邪恶的政府垮台。”
“这个很难哦,你愿意为此支付代价吗?”
“我干什么都愿意!只要可以达到目标。”
“那么你的未来就是我们的了…”
“这个女人在2014年被封杀之后就销声匿迹了。”刘警官看着资料陈述道,“只有很少的人见过她。之后她就加入了’加拿大籍’了。”
“她的专辑在某些平台还有卖。”斯凯喝着茶,看着手机,“即便打一折销量还是惨淡,真可怜。”
“喂!”刘警官丢下资料,“认真一点。”
“我很认真,她的专辑在大陆禁售之后香港有些店还是有出售的。销量惨淡到店家要哭的地步而已。”斯凯笑了起来,几秒后整理好表情放下手机,“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他要领导这次的P事了。可以拿到更多的钱,也能对上面报一箭之仇。”
“我们无法对她进行逼供,不能用你对岑敖晖用的那一套了。”
“拜托。”斯凯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你还指望给她注射那个药,让她坦白吗?她可是有吸毒经历的,说不定会让她更嗨。也说不定她早就受过抵抗坦白剂的训练了。”做了个“掐死”的动作,“把她囚禁起来,用冰棍和绳子,或者皮鞭和蜡烛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刘警官揉了揉鼻梁,“然后呢?”
“然后怎么?我们拿到了信息,把她打晕丢在厕所里自身自灭就可以了。”
“她安全后会做什么?会对媒体报告我们的恶行,而且还会让她的上面改变计划。那么我们的行动就全部白费了。我们是秘密行动,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存在,知道不?和你参加统一战争时的那种大张旗鼓的行动是不一样的。”
“那就去她的住处把她的手机和电脑资料备份出来再交给你如何?”
“这样就好,不要打草惊蛇。”
“她在那里落脚?”
刘警官没有回答,从桌上的资料中抽取了一张放在斯凯的面前。
“九龙香格里拉大酒店?”
“想不到吧。那里顶层的总统包房。”
“九龙可是爆发示威最激烈的地方,她还住在那里。”
“大酒店周围有私人保安,防守的滴水不漏。肆意靠近的都会被排查。谁能想到扰乱九龙的头领住在那里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