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的入侵损失了小部分的随舰陆战队,原本他们是要投入到别的星区进行部署的。现在只能按照他们遗书上的意愿安葬了。
葬礼上很少有人哭泣,更多的是不甘。哪怕死在战场上对他们来说也是荣誉,如今永远失去了这个机会。派遣到他们队伍中的政委对着每一个遗体做着“安抚”的动作,表情充满了遗憾。
瓦尔对着这些英雄们献上了内心的祝福与感谢,往焚化炉中放入了一支自己也不知道的花。只是觉得很好看而已,对方应该不会介意吧。
听着舰队总指挥在台上慷慨的发言,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感动的热泪盈框。这次事件是因为一颗藏着异形生物的陨石砸穿了舰队的防护力场后击穿了几艘战舰。导致了异形生物的入侵,酿成了这些悲剧。
看着工头老爷子被送入焚化炉成为了舰队的一部分的时候,瓦尔想到了老爷子的遗物,那把短管单发霰弹枪。正确的说只是像一把普通的霰弹枪,枪管的花纹似乎告诉着人们它的名贵程度。
帝国士兵的武器并没有装饰的传统,部分高阶军官在有了功绩之后会配发“仪式”用的精装版武器。那些武器通常并不强调实用性,仅仅是象征身份的代表。
瓦尔的视线转移到了在一旁与士兵交谈的政委。传统的红色军服上佩满了花花绿绿的勋章,腰间皮带上别着一把华丽的短铳。从精致的外表上来看就不太像是会带上战场用的,可能只是在这种场合才佩戴的身份象征把,也或许有别的可能。
毕竟他们在战场上是负责控制士兵们的士气,有些政委也会肩负指挥的职责。不过也轮不到他们上场就是了。
瓦尔只想快点结束这场停留在表面上的表演,回到自己的房间再看看那把枪。是否可以挖掘到工头过去的事情并不重要,却可以让自己的心情不至于那么低落。
“你是维修班三中队的是吧?”
政委已经结束了那边的事情,微笑的站在瓦尔的面前并伸出了带着黑色手套的右手。
“政委,你好。”瓦尔赶忙擦了擦右手上的污渍,接住了那只手用力握了一下,“维修三中队的瓦尔。”
“我和哈克工头是老朋友。”政委顿了一下,“对于他的事情我很遗憾。”
“老爷子的朋友?”瓦尔再次打量着眼前用黑色军大衣遮挡住华丽军服的军人,“他可没有提过在军部有朋友啊。”
“想不想知道他的事?”政委正色看者瓦尔。
“老爷子没说的事探究不太好吧。”
“我听说那把枪在你这里吧?”
“什么枪?”
“别慌,那是哈克的遗物。”政委四周张望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点燃吸了一口,“仔细看过那把枪吗?”
瓦尔沉默着,等待着他的回答。
“我去看过了现场,除了那把已经使用过的脉冲步枪之外并没有找到那把枪。你是最后离开哈克身边的人,只有你可能藏着那把武器。我说的没错吧。”
瓦尔继续沉默着,眼前此人到底是什么意思?自己只是一个机修工,为什么要废功夫来和自己谈工头的遗留物,如果想要的话凭他的职权完全可以点下头就拿走。
“我和下面的小伙子们将要被部署到哪里你应该知道吧?”政委再次吸了一口烟。
瓦尔点了点头,他们这次运送这批士兵的目的地是位于帝国边境的达摩克利斯星域,其中唯一的一颗类地星球。舰队几年前也从那里路过,许多人都在那个时候观测过这个星球的外貌。
“很美,像梦幻一样的世界。”忍不住脱口而出,这是自从那次之后的第一印象。
“可能在你的印象中很美吧。”政委微笑了一下,“舰队到达那里应该还有一周的时候,如果你对哈克的故事有兴趣的话就来找我吧。”
拍了拍瓦尔的肩膀,政委掐灭的烟头。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
“你保存着那个东西,可能是皇帝的指引吧。”
随后微笑着回到了他的队伍中。
葬礼也很快就结束了,各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维修三班由于这次的事情破例可以多一个休息日,也就是说可以多睡一会儿。
众人带着疲倦的身体返回了房间,悲伤与疲倦双重打击着他们的肉体。人类真的是太脆弱了,思考、感情都会造成疲倦。尤其是在这里生存,无止境的维修几乎会摧毁一个人的意识。
“我想去向哈顿女士申请那个。”躺在2334号床上的工友说出了这句话。
“想清楚了吗?这等于卖身。”2365工友说。
“每天都和这些机器打交道,也是时候了。”2334号冷静的回答着,“我好奇成为他们一员之后可以看到什么。”
“你每天都看到哈顿女士,你知道她的工作和你的无疑。”
“她身边的小助手们一定也能看到更多的东西吧。”
“你听过他们的传闻吗?”
“不就是身体改造吗?现在谁身体里没几个机器零件啊。”
话题交谈了半天也没有个结果就终止了下来。瓦尔仔细听着,也不知道那位2334的工友是否明天真的会去哈顿女士那里提交申请。抬头看了看经过修补墙面,哈顿女士无疑是从那里破墙而入救了自己。
在看到地面上的逝去之人,或者面对那种可怕的敌人时,他们…或者它们是否也会害怕?经过改造之后的身体是否也会有人类的感情?金属外壳下是否还具有人类的本质?
他们的做法一切都为了“教义”,为了“万机之神”的教义。为了找寻宇宙角落中神的踪迹以及神的杰作而存在。
老爷子的故去,让几乎会摧毁一个人意识的工作变得有意义。与那些成天在战场上与“不是人”的东西交战的士兵们来说,这种枯燥的生活尤为可贵。

“339兵团需要几个随军工程师来打理他们的基地,你们谁有兴趣?”刚上任的新工头哈约克在吃早饭的时候把这个消息公布了出来。
“随军工程师?去找那些机械修士不就可以了?我们能干的事情就是拧螺丝。”
“机械修士也会跟去,同时也需要一些我们的人。”哈约克吃了一口糊状的食物,“这可是离开这个充满机油味地方的好机会啊。工程师只是一个称号而已。”
假如是在48小时之前公布这个消息,这些“工程师”们会义不容辞的报名申请。经历了那些事情后,实际近距离体验了那些士兵们所要对付的“敌人”,让这些人有点安于现状。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金属勺子碰撞餐盘的声音轻轻的在众人之间响起。
“如果没有人申请的话,那我就让他们去找四班了。”哈约克吃着餐盘里的最后一口食物,袖子抹了一下嘴。
“工作内容是什么?”瓦尔没有抬头,不自觉的问出了这句话。
“我们会在达摩克利斯星球上空驻留一段时间,帮助他们建立起基地。整个工作时间会保持在3周…绝不会超过3周。”哈约克重新放下餐具,从口袋里掏出记事本,翻阅着。
“3周之后工作就结束了?”
“是的。在3周的时间里可以拿双倍的薪水,结束后还能有连续7天的假期。当然只能在舰队中游荡而已。”哈约克收起了记事本,“怎么样,不觉得条件很诱人吗?”
连续3周的双倍薪水外加最后的7天假期,非常的诱人。瓦尔所关心的是在这段期间里会不会有危险,以及是否有时间可以政委进行接触。死去的老爷子自己所知甚少,稀里糊涂的情况下拿到了他的遗物,是否真的有义务去了解老爷子的过去呢?
“算我一个吧。”瓦尔也拿起了餐具,走到哈约克的身边。
“当然可以。”哈约克露出了微笑,转向其他人,“还有谁想去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