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区域曾经由他们管理过?”雷奥顿看着发送过来的资料,“四个世纪前他们就在那里干事情了?”
“是的。帝国的资料库中是这么说的。”索菲亚看了一眼手中的电子触控板平静的说,“公开资料,没有任何保密限制。”
没有保密的限制?这也说的过去。帝国的各大巨型设施建设都有他们的参与,包括建设之后的部分运营也少不了他们。更何况他们本身就有代表在帝国议会中,确实没有保密的必要。
“但我发现了非常有意思的一点,也就是她的存在。”索菲亚的嘴角稍为上扬了一下,“在您手中的那份资料的第四页。”
“第四页…”雷奥顿肥胖的手指费劲的滑动触控屏,一张金发女性的照片映入了眼帘,“她是谁?”
“哈顿-奥斯汀。”索菲亚说道。
“这个名字似乎很熟悉。”雷奥顿向后坐去,等待着索菲亚的回答。他和这个女人已经合作了多年,双方的思维某种程度上都有一致性与互补性。一些不太适合他开口的话都会交由索菲亚来进行传达,这是双方的一种默契。此刻他等待着那个回答。
“哈顿女士。”索菲亚的话语停顿了一下,“那个时候她只是刚刚进入教派的新人,甚至都没有经过改造。”
雷奥顿的实现紧盯着那张照片,内心的某种冲动似乎被点燃。手指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索菲亚咳嗽了一声,他感觉把手再度放在了资料上,“下面呢?继续。”
“当时的哈顿女士跟随她的导师杰弗逊修士参加了达摩克利斯星球的建设。”索菲亚翻阅到了后面的资料,“当初这个星球还是个适合人类居住的类地星球。当初是打算把它改造成农业星球的。”
类地行星除了适宜居住之外也同样适合与农作物的生长,帝国的疆域是依靠不断的对适宜星球的殖民来扩展的。一旦殖民成功之后,这个星球就会被强制改造成帝国希望它发挥作用的那个样子。
索菲亚翻到了下一页,看了一眼注意力有点涣散的舰长。再不说到重点的话这个男人恐怕要睡着了。
“那个事情在殖民成功之后的半个世纪发生了。”索菲亚的语调抬高了一个层次,“直接导致了这个星球被废弃。”
“塞班之怒嘛?”雷奥顿达了个哈欠,回答了这个问题。
那是位于达摩克利斯星区外围的另外一个星区——赛班星区。这个星区内围绕恒星的4个星球都是类地行星,都适合与人类居住与耕种。这在整个银河中也是少数富裕的星区。也因为如此,星区宣布从帝国独立出来,形成新的联邦制政体。
“为了镇压那里,帝国抽调了100光年内的所有的可调遣的力量对其进行武装镇压。”索菲亚的声音略微有点哽咽,“结果是帝国获胜了,塞班星区重新回到了帝国的怀抱。”
“这些事情我们都知道,说点不知道的。”
“在这次事情发生之前的几年前,一颗陨石撞击到了达摩克利斯星球。”索菲亚说到了重点,饶有兴致的看着舰长。
“然后呢?发生了什么事?”雷奥顿没有注视副官的表情,低头望着资料。
索菲亚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没有了,公开资料库中的资料到这里就结束了。”
“什么?没了?”雷奥顿惊讶的嘴都要掉下来了。
“帝国资料库的公开资料到这里就结束了。”索菲亚露出没办法的表情,“下面的事情请翻到第十页。”
雷奥顿觉得报告就这样告一段落的话未免不像索菲亚的风格,翻到了指定的页面。看着上面的标题,是关于塞班战争的报告。
“塞班战争有什么值得说的呢?或者你有什么新的发现?”
“塞班星域没有科技修士们的基地,您还记得吗?”
奥姆弥赛亚教通常会把他们中意的星球改造成铸造星球,把整个世界都变成他们的重工业工厂。而这样的星球也会同时支援周围的几个星区的武备甚至民用设施。相对富有的塞班星域周围并没有临近的铸造星球,从某种程度上也是帝国为了防止他们擅自独立而做的特殊安排。
“即便没有铸造星球,他们还是叛变了。”雷奥顿闭上了眼睛,捏了一下鼻根。
战争开打的时候,帝国方认为这是一场闹剧,实际战场短兵相接的时候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宇宙战完全一面倒的压垮了帝国海军的斗志,绝望之余无奈选择了跳帮自杀战术才结束了帝国方处于劣势的船舰战。这场战争的代价就是损失了当时2/3的舰队,几乎要耗费百年才能重新将他们建造出来。
接下来的地面战更是让帝国方陷入了更深的绝望,塞班陆战队的战斗力之强,斗志之旺盛,装备之优良远远超过了帝国各方的想象。单场战斗的死亡士兵的数量超过了亿的级别。
“最后获得优胜的原因是奥姆弥赛亚教启用了大量的正在研制中新装备。”索菲亚解说道,“各种从来没有见过的装备在战场上横行。当然塞班的装备某种程度上在哪次战争之前见过的也寥寥无几。”
“你发现了什么?”雷奥顿正视着正在解说的副官,“当中有什么联系?”
“教派同时投入了那么多正在研制中的装备,又在这个时间点上。不觉得太巧合了嘛?”
“什么时间点?”
“达摩克利斯星球的陨石事件。”
“当中的联系呢?”
“之前船上的骚动,您忘了?”
“我看不出和不久前的事有任何的联系。”
“钢型者引擎。是在那次战斗中投入的新装备的其中之一。”
雷奥顿的脑中浮现出了当时那台还未研制完成的装备初次投入战争的时刻,机械的部分暴露在外面,像鸵鸟一样的腿部结构简直就是上舞台表演的好演员。
“它和帝国之前的所有武器的外观理念都不一样,这么在这个时候突然就出现了新的设计思路?”
“你认为呢?”雷奥顿很少发表自己的观点。
“教派中的某个团体与外星生物有了某种接触,并从他们哪里得到了某些东西,因此开始了新技术的研发。”
“这只是你的猜测罢了。”
“怀疑这一点的可不光是我。”索菲亚放下了触控板,“法务部也发现了问题。开始了他们的调查。”
“那后来查到什么了嘛?”
“法务部一开始只是询问了部分技术修士,结果还没开始正式去当地调查,那个星球就变成了现在的冰雪世界。帝国也暂时放弃了那个星球。”
“你的意思是现在气候变化不是自然因素?”
“可能是在那些技术修士们在隐藏什么。”索菲亚正色道,“从达摩克利斯星球撤离出来的平民数量与当地实际的人口数量对不上,在没有发生战争的情况下的撤离工作居然相差那么多绝对不正常。这个事情却被压下来了。”
阴谋的味道,雷奥顿又一次闻到了这股熟悉的味道。达摩克利斯星球下面应该有什么东西,这些技术修士无论如何都要得到的东西。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呢?雷奥顿的视线不经意的转移到了操控台上的技术修士的生活区的那个区域中。
“要不要下令搜查技术修士的生活区?”苏菲娅请示道。
“暂时不要。”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更不能和机械佬们撕破脸皮。不然后果可不是自己能想象的,“加强技术修士的监视吧,但不要被他们…”
不可能,想到这一点雷奥顿有点泄气,技术修士们有一套自己的沟通语言,也有自己的沟通网络系统,或者叫赛博空间都可以。这让他们在一定的区域内,不管距离多远都可以进行思想上的传递,用这种监视的方法根本就行不通,还很容易被他们给发现。
“想监视目前留在船上的修士们根本不可能,愿意你也是知道的。”索菲亚说出了舰长的想法,雷奥顿点了点头。
突破口到底在哪里呢?视线继续在资料上无规则的扫动着。
“杰弗逊修士后来怎么了?后面的报告中好像没有提到他。”
“我想你没有看那几行小字。”索菲亚叹了口气,“他在塞班战争的时候战死了。当初教派得知塞班上有大量的未看到过的铸造工厂,第一时间派遣了他们的武装力量投入到了那场战斗中。当时带队的就是杰弗逊修士。”
雷奥顿同意的点了点头,教派担任了帝国的技术研发和装备铸造,他们自然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并且绝不亚于帝国卫队。加上他们有各种不要脸的身体改造技术,当真批量化投入战场的话战斗力是非常恐怖的。无数次的战斗都证明了这一点。就连几天前的入侵事件也是多亏了他们的改造化身体在舰队的管道中毫无障碍的通行以及肢体上隐藏的各种武器才解决了。跟随舰队的帝国士兵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对这种外星生物实在是不能勉强他们。
“等一下。”雷奥顿作了一个停止的手势,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先让我休息一下吧。”
“好吧。”索菲亚松了口气,“当您想继续听的时候再来找我吧。”
“等下来我房间吧。我想在更轻松的环境下听你继续汇报。”雷奥顿微笑了一下。
“这里的工作还需要我。”
“如果下面没有发出呼救的话就代表没事。何况真的有事的话也能接到我的房间。”雷奥顿的语气音调低沉了一点,“我在房间准备好喝的,别让我等的太久”。
索菲亚的脸颊突然有了一丝红晕,音量却依然保持平静:“好的,准备一下脸之后就过来。”

雷奥顿离开了舰桥,穿过宽敞的钢铁通道前往自己的房间。他的脚步故意放的很慢,走过一个拐角之后立刻靠在墙角,把耳朵贴在墙面上仔细的聆听。担任舰长几个世纪的他,早就对这艘船的各个角落里了如指掌,由于四周都是钢铁铸造而成,对声音的传导却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哪怕再轻的声音都能听的清楚。
细微的金属摩擦声音从某处传导入了金属墙,接着传递了过来。声音是从上面传来的,还经过了某些减少摩擦的处理,似乎与地面的接触面很小,体重也作了轻量化的处理,对于他们来说拿掉不需要的身体部件既能达到这个目的。之前想到入侵事件多靠了那些改造人用改造过的身体通过通风管道快速移动到舰船的四周进行灭火,那么他们同样也可以通过这个方法来对可疑的人继续监视。尤其是作为舰队总指挥的自己。不过自己真的有那么高的价值这点倒是很值得商榷。
房间里的墙上挂着一把用来装饰的古老短管霰弹枪,精美的造型完全让他失去了成为一把武器的刚毅。旁边还放了四颗子弹,每颗都用了特殊的保存方法将其内部与外部都保存完整,它们的时间完全定格在了它们的时代。
雷奥顿将子弹拿出,另外一只手拿出枪柄,打开保险后枪管顿时倒了下去,一次只能装填两发。装填之后手腕用力抖动,利用惯性将枪管与枪柄重新合上,清脆的机关咬合声之后,古董收藏品变成了可以托付性命的武器。
“舰长,我到了。”通讯器中传来了索菲亚的声音。
“请进。”
随着声音的结束,舰长房间的门自动打开了,索菲亚副官站在了门口,她的脸似乎梳理过了,服装也换上了比较平民款式的米黄色便装,看起来比军装的飒爽又多了几分可爱。
“很可爱的打扮。”雷奥顿有点不好意识的转移了视线,“要不要来一杯。你最喜欢的那种。”
“我想和你上床。”索菲亚直接了当的说。
“哇哦,你真直接。”
“我们搭档了有几个世纪了,我也早就过了那种羞涩的年纪了,除非你提要求那又是另当别论。”
“我们还是慢慢来吧,你知道我的节奏。”雷奥顿回身从柜子里拿出两瓶酒,又拿出一个玻璃酒杯,先往玻璃酒杯中放入了什么,随后将两瓶颜色不一的液体同时灌入了玻璃杯中,接着又撒了一层调味料。最后放到了索菲亚手中。
酒杯中蓝色的基地越到底层约是呈现黄色,底部又有一片相似雪地上的房屋的布景,加上最后撒上的白色粉末,这一杯饮料中仿佛呈现出一种艺术美感。
“这个你是怎么弄的?”
“只要按照顺序放入,就能做出这样的效果。一点雕虫小技而已。”雷奥顿微笑道,抬头看了看房间上方的通风口,优雅的走到索菲亚的面前,一把搂住了她的腰,“能陪我跳一支舞吗?就和过去一样。”
“有合适的音乐就可以。”索菲亚贴着雷奥顿的脸,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你想告诉我什么?”
雷奥顿打开了音乐,那是古人类用来陶冶情操的一首慢节奏小调。两人相互搂着,相互牵着慢慢的舞动着身姿。
“我们被监视了。”雷奥顿在她耳边轻轻的说。
“是技术修士吗?”
“我怀疑是他们手下的改造奴工,那些工具人最喜欢干这种事情了。”
“要拉响警报吗?”
“他们是敌是友还不清楚,肆意与他们为敌非常的危险。”
“那我们怎么办?就这样看着?”
“我有一个计划,这建立在你刚才的报告推理或者假说之上。如果成功的话,我们这次可以平安度过,不行的话…”
“备用计划呢?”
“只能与那帮改造人撕破脸了。”
索菲亚听到这里,苦笑了一下,然后吻上了舰长的嘴。在音乐的陪衬之下,两人倒在了床上相互索取着对方的温度,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