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经历过多场战争,多年来的出生入死使他早已习惯了恐惧,并确信能够支配它们,至少也能将它们控制在一定程度之内,但这次与过去有所不同,内心深处升起一种原始的恐惧感,即将淹没他的自我意识的趋势。
转头看了看其他人,情况与自己也没有什么两样。
“让小子们冷静下来,不然都得死。”政委的吼叫从通讯器中传到耳中。
“哦…好的。”瓦尔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团队中的作用。努力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意识扩展到四周。体内的“通道”缓缓的打开。其中的能量好似开闸的泉水一般蜂拥而至。
“不行!停下!”瓦尔竭力控制着能量的涌出,直到崩腾的能量不再那么凶猛与激烈,反而像小溪那样缓缓的流出他才松了一口气。
此时涌出的能量已经贯通到到了全身,化为了可以使用的灵能。面甲显示器上也出现了装甲灵能反应的指示标识。他苦笑了一下,为什么这部早已过了使用年限的机甲会依然被部署。因为它是唯一一部用灵能材料制成的,是适用于灵能者的动力装甲。
短暂的准备工作持续了三秒钟,在意识的世界中仿佛过了几分钟一样。瓦尔在身边形成了一个灵能屏障,形成屏障的瞬间,恐惧的意识像洪水一样几乎要将灵能者给淹没。那是娜塔莉亚的情绪,现在的她情绪很不客观,尤其是手中拿着高杀伤力的热熔枪。
瓦尔缓缓的在意识中向她举起了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内心。随后身体的颤抖逐渐的平息了下来,恐惧的能量在她的内心中慢慢的被消散,随之而来的是坚定与自信。
接着是威斯克,他的情况要好很多。情绪中更多的是愤怒,他已经习惯用恐惧来点燃愤怒,这可以更好的驱散恐惧。
盖伦的情绪也逐渐被平复下来,持枪的双手也不再颤抖,平稳的射出每一发能量。
“跟我来,我找到一条通路。”希恩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只见他在房间的另外一头打开了一扇隐藏的门,之前似乎是被柜子给挡住了。
“娜塔莉亚,加大火力。我们要逐一撤退。”卡斯特吼到,得到了肯定的回复。
她手中强大的武器再一次发挥了作用,一举吞没了要进入房间的敌人。只要它们不进入房间,那么小小的房间入口就是被火力集中的目标,更别提是热熔枪的火焰了。
一个一个的进入那道逃生门,只剩下娜塔莉亚了。她手上的热熔枪依旧在烘烤着门另外一段的入侵者,哪怕停止一秒都不行。她慢慢的向后退去,火舌尖端的伤害不足以对入侵者造成致命性了,它们一涌而出,很快便冲进了房间。但来回扫射的火舌依旧将它们化为了黑炭。
一只镰刀虫从侧面接近了娜塔莉亚,巨大的枪口还来不及扫向它。锋利的爪子发出切开空气的响声劈向她。下一秒接近她的威胁就被一道蓝色的脉冲能量打的支离破碎。政委的射击打中了那个靠近者,并了结了她。
“掩护她!让他们离我的部下远一点!”卡斯特吼道。威斯克与盖伦疯狂的向门口射击,娜塔莉亚松开了扳机,转身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了逃生门。
在丢下一颗燃烧手雷之后,威斯克与盖伦也进入了逃生门。厚重的门被重重的砸了了下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