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严寒的天气比之前预估的还要糟糕,星球外侧视觉上的美丽却无法转化为实际体感上的舒适。
那些蜷缩在装甲车中的士兵透过外侧的影像设备观赏着那些景色。而其他的步兵连必须穿上冰冷而厚重的动力装甲在雪地中行走。
瓦尔也不例外,他被强行套上了带有艺术家气息的动力装甲跟随着大部队前进着。他非常熟悉寒冷的天气,这是与他出生的星球相似的世界。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白雪,没有生命,也不适合生命。
他的四肢被牢牢拴在金属骨架之中,感受着引擎的动力所带来的震动。感应器被安置在骨架的各处,当你作出相应的动作时,感应器便会将动作数据传输到引擎,复制出相同的动作。其时间差上完全一致,机甲那粗壮的金属腿就依靠人类的腿部动作即可控制,想想都不可思议。
所有的动力装甲外侧都被裹着一层厚厚的斗篷,在这风雪之中被吹的啪啪作响。好在风雪的声音某种程度上盖过了斗篷的声音。
政委并没有穿上动力装甲,正确的说他没有动力装甲。此时他正舒舒服服的在装甲车中喝着咖啡,欣赏着外面的美景。
在雪地上行走了一段时间后,瓦尔觉得自己那些最糟糕的经历在这严寒的天气面前也不算什么,为什么过去那么憎恨的严寒,此时会是排解内心的最大救赎呢?
所有步兵成员都在装甲的头盔中塞了一小片围巾,把脸埋在其中,挡住喉咙,小心翼翼的透过它来呼吸以防自己的肺被冻伤。但对于面甲上可能出现的水蒸气却无能为力。即便如此,吸入胸口的空气就算酸雾一样,发出刺耳的声响。
一片广阔的冰封平原缓缓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随风飘舞的雪花挡住了最大可视范围,能见度只有几十米远,不过偶尔吹过的风扫清了这层障碍,让所有人能够看清远处那环绕山峰的低矮灰墙。它们在浅灰色的天空下忠诚的守护着这片广阔的大地,片刻之后瓦尔才意识到先前看到的那不同寻常而又尽然有序的高大建筑是过去的精炼厂塔楼和储藏罐。
是过去人类在这里存在过的痕迹,现在人类又一次回到了这个地方,宣誓自己的存在。
“很高兴我们的设备都还能动。”卡斯特放缓了脚步,等待着瓦尔的靠近。
瓦尔点了点头,自己能活下来都不敢相信,此刻这个指挥官居然还能谈笑风声。作为指挥官,居然没有进入暖和的装甲车,反而与步兵成员一起徒步行军,这或许也是他魅力的一部分吧。
“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瓦尔应付道。对于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来说,迫降导致全灭可能还比较轻松一些。他不是个悲观主义者,却总会有悲观的画面出现在想象之中。
“至少还降落在了正确的地方。”卡斯特笑了起来,回头看了看穿梭机坠毁的位置。此时只要穿越3公里左右被冰雪覆盖着的路面就能抵达遗迹。冰雪被融化又再度结冻的细微痕迹告诉了人们穿梭机坠地后又弹起而又滑行直到最终停下的整个运动轨迹,而此时那些地方已经开始被随风飘荡的雪花慢慢的盖住,用不了多久就会消息的无影无踪。
一声炮响打破了这份单调的宁静,随后的爆炸距离部队的行走线路还不到10米远。
“蛮子!”卡斯特推开了瓦尔,向队伍的前方跑去。后面的装甲车也停了下来。
面甲上的变焦镜头发挥了它的作用,几声轻微的调整声之后,一小队红皮的野蛮人冒着被密集火力射杀的风险快速接近,在难以平息的凶残本性驱使下步履艰难的穿越这片雪地。
“它们疯了吗?”瓦尔不由自主的说,“我们的人数是它们的十倍。”
对蛮族而言,这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直到刚才为止全队还在拼命寻找敌军的主力部队,以为它们一定是打算从侧翼包抄。不过瓦尔象周围人望了一眼之后顿时明白了蛮族们的自信来源于何方。所有人的装甲外侧的斗篷,上面的迷彩图案他们与这茫茫雪景融为了一体,当然这也是一开始就想达成的效果。
“停止射击!”卡斯特透过通讯器下达了命令,“把它们都放进来。我有一个伏击计划。”
其他人心领神会的在四周找掩体,将自己的身型隐藏起来。载着政委的装甲车也熄灭了引擎,观测着周围的情况。
“指挥官说的没错。近距离解决它们比远距离射击好的多。不然有可能会留下一到两个幸存者逃回去报告我们的行踪。”政委也通过通讯器向所有人解释了这个举动的含义。当然这原本就是他的职责。维持士兵的士气才是政委应该做的事情,而并非像一个指挥官一样的包揽。
瓦尔现在才感觉罗山提政委开始干正经事了,而不是典型的帝国高层那样尽可能的包揽一切权力。
“不要开枪,稳住。”卡斯特的指令让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不过这没什么必要,这些早就同生共死多年的士兵们都很清楚自己应该干些什么。
蛮子不加防备的冲了过来,尽管脚下的积雪不怎么牢靠而周围还刮着能在短时间里削弱一个没有防护力的寒风,但它们还是不知疲倦的跑了过来。
两百米,一百五十…
蛮子越是靠近,士兵们头盔中的观测仪就能辨识出更多的细节,之后要考虑的事情就越少。
它们共有十个,鉴于之前查看过的长长的行军人数,这些应该是先遣队。战术上应该要求它们做到尽可能的隐蔽,藏于本性之中的鲁莽却出卖了它们。只是简单的看到了什么便认为己方的优势很大。
先遣队都拿着一种像是临时拼凑出来的脏枪和承重的大砍刀。这些东西看起来简陋,但功能齐全,而且不光子弹,什么都可以装进去用来射击,还非常的致命。这个道理也同样适用于它们手中的砍刀,或者斧子,在一个肌肉发达的蛮子的操控下,这些东西甚至可以劈穿士兵身上的动力装甲。
它们咆哮者靠近和争吵,在观测仪中显示它们穿着黑色无袖的背心以及黑色的长裤,外加各种类型的皮靴,混搭的风格让人想到了“甴曱”。据说是一种在古老地球上的一种对“废物”的称呼。傲慢,忘乎所以,不可一世的自信以及没有任何正常的思考能力。
它们的脚步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看着这边的什么东西。卡斯特的手心微微的出汗,所有正在埋伏着的人大多也都如此。被发现了?这个想法在众人心中扩散开来。
顺着它们的视线望去,末端是那辆载着政委的装甲车。
“它们想把政委给请回去传授经验吧。”卡斯特的笑话在通讯器中响起,音量并不大。气氛略微缓和了很多。
蛮子们显然想把装甲车抢到手,而且非常傲慢的认为能够干掉任何幸存的守军。突然发现的这台军用车让它们骚动不安的内心陷入了短暂的冷静,并立刻进行了充斥着咆哮的快速交流。个头最大的蛮子应该是领队,它拍着脑袋发号施令的习惯则直接暴露了只有它说了算。
大个头向手下指了指那台“政委座驾”,然后它们朝向装甲车。双手同时在摸索着什么东西,好像孩童在把玩着可拆卸玩具那般。很快他转了过来,拿着一具粗糙的火箭发射器。
“它想炸开装甲车。”卡斯特惊呼道,“所有人准备…”指令还没来得及说完,一枚拉着尾烟的弹头在装甲车的左翼几米外的地方发生了爆炸。
“…开火!自由开火!别让它们活着!”它们开始准备下一次攻击,运气好一点的话很可能要了装甲车里的人命。
隐藏在各处的士兵早就将脉冲步枪牢牢的锁定了那些蛮子。能量冲击如同雷鸣一般的在它们身边爆炸,冲击波掀起了地上层层冰雪,转眼间就有两个家伙被这凶残的火力撕成了碎片。其中有一个正是发射火箭的家伙。
如果是其他更精明的敌人面对这种情况会寻找掩体进行躲避或是暂时撤退进行重组,但是这些无脑的野蛮人根本不为所动,它们一心只想快速靠近然后瘫痪掉眼前的这个威胁。伴随着听不懂的吼叫声,它们一齐冲了过去,顶着这一连串的毁灭性弹幕鲁莽的发起了冲锋。
几秒钟内它们被打成了碎片,落的满地都是。肉片飘散在空中的时候就已经被极寒的天气冻结成了冰块,转而加速了它们下坠的速度。
瓦尔从容的走了过来,拿起一片垃圾,仔细的检视着。残破的肉片被封印在冰块之中,其中还带着肉片飞舞的姿态和其中细小的肉纤维。一清二楚的在这片冰洁精中展示着异样的美。
“别想拿回去当纪念品,会害死大家的。”卡斯特说道,“这东西会带来不幸的。我们下面还有更多的仗要打,别把厄运带进队伍里。”
“好吧。”瓦尔点了点头,向着远处丢出了这个艺术品。
结晶体飞到了半空中,在风雪的加持下又不停的飞了好几十公里,最后落到了雪地上,很快便被落下的雪遮盖了起来,化为了大地的一部分。
伴随着脚步声,一只粗大的手伸向了这个地方,从积雪下面取出了这个结晶体。放在红色的大脸前面仔细端详着这个冰封的碎片,接着捏碎了它,从中取出那片残破的肉体,放入了口中咀嚼。
它闭起了眼睛细细的体会着肉汁的滋味,以及它所携带的记忆。很快他张了了双眼,看着结晶体飞来的那个方向。
“恭喜你拿下了到这里来的第一场胜利。”索菲亚透过搭建好的通讯屏幕对他们说。原本盘在脑后的头发被放下之后,那头黑色的长发非常自然的垂落了下来。
“那么快点把重建设施给我们发射下来吧。”政委看了自己的小伙子们一眼,喝了一口传令兵送上来的咖啡,并感受着手指上传来的温暖。
“现在还不行。”索菲亚摇了摇头,将一组资料发送了过来,“刚才就像扫描的时候发现了蛮子们的行军路线开始变化了,它们企图对你们后面进行迂回包抄。数量还很多,在清剿掉他们之前,我们不能把重型设施发送下来。”
“那我们只能在这个残破的遗迹中和那些蛮子进行贴面舞了吗?”政委带有嘲讽语气的说道,“这是雷奥顿的建议吗?”
“当然。这个建议也是获得了舰长的首肯的。”索菲亚点了点头,露出了狡猾的微笑。这与她此时的散发形态异常的吻合,透露出一种让男性怜爱的信息。政委刚想找舰长雷奥顿出来直接对话,但是这个寡言少语的家伙如果此刻不出现在镜头前的话,即便拿枪指着他的头也不会露出一根头发。
“我能向你保证,这次胜利只是我们比较走运,并不是说我们有多么占有优势。”政委有点服软,幻想着姿态的转变能否再度获得一点支援,哪怕是物资方面的。
“那是当然的。”索菲亚正色道,“下一批物资现在已经在路上了,带着火星的大人物们。”
通话很快便结束了。
火星的研究员们也在结束之后的二十分钟后乘坐着第二架穿梭机降落到了地面。很幸运他们没有被路过的蛮子部队发现。红色的队伍从穿梭机上下来,最前面的是研究员和工程师,他们除了身上的红色长袍和背后鼓起的金属背包之外并无携带任何的设备。随后是各种被打包好的金属箱子被形状各异的机械奴仆给搬运下来。他们除了外面的红色长袍之外,裸露在外的均是金属肢体。毫不费力的搬运着看起来庞大的物资跟随在主人的身后。
工厂遗迹的损坏并不算严重,漏风的地方也不算多。即便让士兵们离开动力甲,依靠他们身上的御寒衣物也不会特别的冷。经过一番简单的整修,工厂的漏风问题已经被解决。那些红袍研究员的身体简直就像变魔术一般的,什么材料和设备都能拿出来,并以极快的速度修理好了那些地方。
接下来便是工厂的动力能部分,在人类抛弃这里之前,动力部分依靠攫取地底的能源燃料。同样经过短暂的调试和零件更换,整个工厂被重新启动了起来,攫取设备也再次启动,从脚下的冰层中提取原材料然后开始转化为燃料。遗迹的外面开始喷射出火焰,这毋庸置疑的壮观震撼了所有人。与此同时供暖系统也开始工作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接着他们也以同样的速度部署好了外面的防御工事,除了加固城墙之外还搭建了便于士兵站立以及射击的枪口。就当所有人惊讶于红袍火星人们的工作效率的时候,外面的风雪变的更大了。起码那些红皮野蛮人也不便于在这种天气发动袭击了,在这里的人依旧被寒冷的天气紧紧握在手中。
卡斯特看着广阔的战壕与火力点网络,原本在正常的地形上需要几周时间才能建成这种规模的防御工事体系,但在这里藉由重型火焰喷射器和脉冲能量炮的帮助,只用了几个小时就建成了防线。不得不说那些火星人的办事效率和他们改造过的身体确实起到了大量的帮助。
被折损的穿梭机也在刚才被拖回了工厂的内部,摆放在最为空旷的区域中。
“完好无损的穿梭机弄成了这样?”哈顿女士看着它发出着叹息,语气中还带有点欣慰,“还好我们还能修好它。”
听到这个消息政委松了一口气,跟在他身后的卡斯特也止不住的露出了笑脸。起码后期的部署工作不会因为穿梭机的损坏而厌恶了。随后哈顿女士走向了她的技术同僚,用一种不可思议的叽叽喳喳的语言进行交谈。
瓦尔坐在那台动力装甲的前面,他已经从里面出来啦。禁闭的空间让他不太舒服,哪怕只是一小会儿都一样。
“觉得怎么样?”政委走到他的身边,用只有他能听到的音量问候着。
“还可以,起码没有冻伤。”瓦尔没有看他,低着头喘着大气回应道。
“我是说你脑子里的声音,有没有加强?”政委正色道。
瓦尔吃惊的看着政委,随后想到之前在穿梭机中他委托自己的命令。他早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事情,依旧想问出那句话。
“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以为隐藏的很好?稍微查看一下你的履历和作战表现就可以发现猫腻。不过别妄想对我使用你的小伎俩,那是自讨苦吃。”
“你想怎么样?”
“先回答我的问题吧。”
政委的手中拿着两杯咖啡,将左手的那一杯递给了瓦尔。接过咖啡后,瓦尔只是感受着手指透过容器带来的温暖,并没有放入口中。
“那种情况持续了多久了?”政委喝了一口咖啡,视线却看着四周忙忙碌碌的士兵们。
“四岁的时候就有了。”瓦尔也看着相同的情景,“只要不使用它,便会逐渐的从脑中消失。最近一次直到刚才为止才逐渐减轻。”
“你可以忍住天赋不使用,也是相当有毅力。我遇见过你的其他同类,毫无节制的使用着他们的天赋,不过大多都以发疯或者被剿灭作为人生的终点。”
“我的同类?我不是唯一的?”瓦尔看着政委的脸,估算着其中有多少是真实的。
“当然不是。”政委笑了笑,喝光了手中容器内的咖啡,“等有时间了再告诉你其他事情,现在我要去开会了。”说完便想那些红袍研究员的方向走去。
“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卡斯特在会议上发言。他对于士兵们的表现非常的满意。部队很漂亮的守住了防线,从轨道上传下来的图像显示蛮子们的攻势在这意想不到的防御力量面前几乎陷入了停滞。
“如果在其他战场上,火星的研究员们也能帮助我们进行部署的话,帝国士兵们的伤亡数字会好看的很多。”政委发言中着重强调了“其他战场”和“伤亡数字”,表面自己的立场是代表整个帝国。
“可惜做不到。”哈顿女士摇了摇头,“实际上我们无法做到对所有战场的支援。但有需要的话可以向军务部申请,他们会对此进行安排的。”
完美的太极拳,把这事情踢给了统领帝国全境陆战部队的军务部身上。他们也知道军务部的调配资源效率有多么的令人“尊敬”,以及要和其他部门协作的时候相互又多么的扯皮。
“蛮子们下一波进攻就要来了。”哈顿女士指着显像仪上的光点。以某种方式出现在蛮族主力部队后面的光点。那个东西的体型十分巨大,此时正以缓慢而又不可阻挡的步伐接近防线。
“根据图像判断,它的体型非常巨大。”哈顿女士补充了一下,并开始连线轨道上的瓦伦蒂安,向他们索要更为详细的分析结果。
索菲亚在接受到请求之后短暂的沉默了几分钟,“那是一个人工造物,大约有八十米高。自主推进,身上带有高热特征表明它的内部正在进行着某种程度的燃烧。表明是金属,主要成分是铁。”报告到此结束,接着她捋了捋头发露出抱歉的表情。
“谢谢你。”政委摸了摸剃的无比光滑的下巴,“我们知道的够多了。蛮子们的垃圾山。”
卡斯特和哈顿女士吃惊的看着政委。蛮子的垃圾山是一种巨大的战争机器,虽然它的外表十分粗糙,但是那个东西拥有的强大火力足以攻破目前的防线。
“轨道轰炸需要准备多久?”卡斯特急忙说道。
“不能使用轨道轰炸。”哈顿女士提出了反对意见,“这个星球存在着古老帝国的遗迹,随意轰炸的话会让我们失去探索它们的机会。”
“那我的士兵会因为你们的求知欲而无谓的丧生。”政委推开了正要反驳的卡斯特,抢先过来说道。
“你的士兵不会白白死去的。”
“士兵都死完了,你们还有机会进行考古和研究?”政委正色道,“现在来说,我们的存活是在保护你们。”
通讯器里的索菲亚的声音响了起来打断了两人的争执。
“很抱歉打扰你们,舰长有话要对你说,政委!”
“现在可不是一个合适的时间。”政委松了口气,“不过,请把他接入进来吧。”
“你们现在好像遇到了点麻烦。”雷奥顿的身躯出现在了影像上,肥大的身躯几乎占满了整个画面。语气听上去悠然自得,还带有一点嘲讽的味道。
“我很乐意接受任何你提供的让我们能够利用它的弱点进行攻击的建议。对付那个大家伙。”政委反讽道。
显像仪上几乎察觉不到那个大家伙垃圾山的光点在移动。与士兵们一起降落的军火库中也没有可以对付那种东西的装备:没有坦克,没有火炮,尤其是没有相类似的装备。就连目前唯一可以使用的轨道轰炸都被拒绝使用。
卡斯特与政委想到这个问题后盯着哈顿女士。而披挂着红袍的科研教官注意到了他们的凝视。
“只要那位女士可以提供他们宝贵的泰坦机甲,这就不再是问题了。”雷奥顿讥讽的说道。
“还是轨道轰炸更靠谱一点吧。只要几发就够了。”
“我说过了可能会毁掉过去帝国在这里的宝贵资产,不能冒这个风险。”哈顿女士重复了她的理由。
“军务部的费用可不包括轨道轰炸的费用。”雷奥顿也阐述了他的观点。
双重驳回,这两个家伙在这方面的意见出奇的一致。
“还有什么建设性的建议呢?”政委强忍住自己的怒火,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发怒。一旦这里的局势失控的话,能带领他们离开的也只有屁股粘在椅子上的胖子了。
“或者可以让他掉入无法爬出来的巨坑之中,然后你们只需要向他泼屎就可以了。”雷奥顿心不在焉的说道。
“巨坑?”卡斯特的脑子似乎被什么东西给点燃了,产生了异样的灵感。
目前的装备无法消灭那个庞然大物,也没有任何的方法可以让它转变方向,本身的重量确实是它的一个可以利用的“弱点”。可以被利用的才是弱点,否则就是对方的优势。只要有足够的炸药塌陷它脚下的地面,就能让他发生倾覆。然后它的结构与体重是无法支持它爬出来的,只能在那里慢慢的等待着被消灭。
卡斯特的目光盯紧着显像仪上的图像,眉头紧锁。
“它赶到这里之前我们还有36小时…”然后滑动了一下地图,将位置定位到现在部署的地方,放大了图像上的两个正在装填燃料的储藏罐,“这里储藏的燃料足以造成一定规模的爆破,围绕着‘垃圾山’的其他野蛮人步兵们也会一同被卷入一起埋葬。”
不过这个行为会对目前正在运行的整个设施造成巨大的破坏,工厂遗迹会全部被摧毁。剧烈的震荡甚至还有可能造成附近地面的塌陷。虽然工厂和精炼设施可以依靠轨道上的母舰再度空降设施进行重新建造,但这也可能会造成类似轨道轰炸一样的不可预知的损失。
哈顿女士再度提出了反对意见,政委建议她到外面去,如果她可以劝说那些野蛮人离开这个星球的话就接受她的反对意见。由于她不能提供出别的解决方案,只能就此让步,并吩咐她手下的研究员去勘测了工厂遗迹下面的地质情况,并同意让她的奴工们在选定的最适宜的地方安置炸药。
红色浪潮撞击在此刻防线的壁垒时,就像是海浪拍打着港口的护堤。面对这样的惊涛骇浪,339团的小伙子们拼尽全力保护着背后正在运行的设施,让它们免受汪洋大海一般的野蛮人的侵害。这一点让他们无比的自豪。
蜷缩在工厂遗迹内的政委浏览着数据板,毫不理会外面的震动导致掉落在身上的冰尘。卡斯特已经被派遣到外面指挥防御作战。在他的指挥下各班纷纷完成了部署,所有人都分毫不差的进入了各自的位置。
瓦尔则站在政委的背后,此刻他成了政委的副官。自从启动了工厂遗迹的供暖系统之后,政委移除了瓦尔的所有工作,只要求他跟在自己的身后,担任类似“副官”的职位。面对这种人事调动,他也想过拒绝,但是看到那些发了疯一样在维护机甲和武器设备的其他维修员的时候,无所事事的跟在别人的背后也不是那么让人反感。
一大群野蛮人涌了过来,用它们那野蛮的舌头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喊叫,或许有什么意义,但人类的器官却无法模仿出这种发音。
卡斯特下令不要开火。当它们冲过来的时候,践踏着之前倒在冰原上的横七竖八的尸体扬起了地上的洁白粉尘,在阵地前面齐腰深的积雪中缓慢前进,它们的身影在漫天的雪花中若隐若现。
“开火!”卡斯特命令道。
一股股由脉冲能量组成的毁灭浪潮撕裂了它们的前队。有几十个家伙到在了地上,当死者倒下时,更多的蛮子涌了上来。精心布置的激光炮和集束光炮替士兵们完成了工作,它们共同编织的交叉火力网把它们撕成了碎片。
“真像射击一群无大脑的畜生。”身边的一个士兵说道。
“它们不会轻易放弃的。”卡斯特带有谴责的语气说道。
其他士兵们却刻意无视了这句话,面对着那些红色的残骸发出阵阵欢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