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之中唯一的信标乃帝国之光。” ——《帝国法典 序章》 第一节

舰队已经进入了行星的轨道,从这个高度望去,脚下的世界就像是一颗闪耀着灰色、蓝色喝白色的神秘光芒的奇异珍珠。大气层内漂浮的云朵为这颗心球罩上了一层薄薄的面纱,透过它可以隐约的看到山脉和被遮挡的严严实实的山谷,那里足以容纳一座中等大小的城市。
“实在太美了。”瓦尔自言自语的小声说道,浑然忘记了下面可能会发生的危险。像孩子一样瞪大了双眼,黑色瞳孔里映射着在众人面前投影出的那片雪景。留存在记忆中的故乡是个充满了白色的地方,他迷失在思恋家乡的乡愁之中。
在这个舰队上工作的人们鲜少有机会看到自然的景观,那些可能存于记忆中故乡的记忆很少有身体亲身体验的机会。这也很容易理解,舰队要往返于硕大的帝国疆域中,除了固定的几个军需官之外很少能下到星球。
政委在一旁看着瓦尔的表情,他不久前翻阅了瓦尔的档案。只知道他是从一个冰雪星球来的,15岁的时候就在舰队上工作。达摩克利斯星球可能是自他离开故乡以来到过的最接近他家乡的地方,甚至他都能够感觉到他那种急不可耐的想要下到行星表面去感受脚下的那片永冻之地。
“我们会让你们尽快下去的。”舰队总指挥说道,言语中难以掩饰他想要把这些帝国的男女士兵们赶下船的“热情”。他早已厌倦了那些无聊又喧闹的士兵们把他船上的设施弄的一团糟,而且日常的一些训练也使士兵们挤占了原本就不多的没有塞满的车辆、储备物资、匆忙架设的铺位的货仓,这让一肚子怒气的船员找不到地方来发泄他们的情绪,因而他们不时的会和这些士兵们爆发一些小的摩擦。
幸好瓦伦蒂安是支小规模的舰队,只有3艘船舰。除了最大的主力舰之外还有2艘辅助舰可以容纳相当多的一部分人口,不然维修班的宿舍也会被这些士兵们挤满,那时候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
万幸为数不多的争吵已经被迅速平息下去,政委在那个时候采取了一些相应的手段,把那些精力旺盛的好战分子隔开,并给予适当的处罚。当然,把几百名精力充沛的男女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一段时间的话,难免他们会想出一些给自己找乐子的方式。

“我们能从这里看到旧基地吗?”政委问道,视线对着领航员的脸扫了一眼。
领航员点了点头,迅速的将众人面前的这颗星球中的一片区域影像放大,那种感觉好像是乘坐一架登陆舱以垂直下落的方式直接进入大气层。
尽管知道眼前的这只是一个投影,瓦尔的胃还是本能的翻腾了一下,比较直接进入星球表面的机会是不多的。哈顿女士的脸上发出了奇怪的声响,后来才知道是视觉装置变换焦距的声音。毫无疑问这些机械狂热分子在用他们自己的知识对于即将踏下的这种冰天雪地的环境进行分析。几秒钟后兵团即将被派去的那片区域设施的鸟俯图浮现在众人面前。
曾经帝国在这里有过军事部署,却在四个世纪前的一次战争中紧急调走了这里的全部驻军和随行人员。之后却有勘查队来过这里,帝国的军事力量却没有再介入过这里。
“那个山谷看起来很适合防守。”舰队总指挥满意的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到。基地的旧址在影像上还能看到。大片建筑物和储藏罐位于一条狭窄的山谷的末端,那样对敌人来说是一个天然的咽喉之地,易守难攻。
“在帝国的旧资料中,这个星球几乎没有活的生物存在。”领航员说道,“四个世纪前的战争开始之前,这里的士兵伤亡率一直维持在0.01%,还是在训练时发生的。”她很难理解为什么一定要在这样的无人星球上部署的那么有战略意义。
“就在几天前我们失去了一部分的战士。”政委回答了她的疑问,“四个世纪这里会什么呢?”

瓦尔所属的维修班搭乘第一班穿梭机前往行星表面,安全带把他绑了个结结实实。
“一切准备就绪,长官。”穿梭机驾驶员大声对着政委报告。
“很好,走吧。”
穿梭机引擎发出的那种熟悉的冲击力破坏了瓦尔的此时的好心情。他这才意识到这并不是军用穿梭机,只是舰队临时调配给他们的用来运输重型货物的民用穿梭机。前面三个货仓被匆忙焊接上的隔板隔开,然后用金属制的网格地板细分成了六块。
当时负责改造的维修班们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往里面塞了一百个装有安全带的座椅,使这里能够一次派遣两个排的士兵。而其余的开放空间用来装载他们的装甲车以及工程机架、动力装甲和其他的一些车辆,此外还有堆积如山的弹药箱、口粮、医疗物资和其他所有能够保证一个帝国兵团能以最高效率作战的军用物资。

每个男人和女人们都紧紧的抱着他们的背包,把他们的步枪放在两膝之间,每个人的脸都半藏在厚厚的毛皮帽子中,用以抵御这颗行星表面上彻骨的寒冷。

“飞行员的驾驶技术不错吧。”政委微笑着看着一脸晕机样的瓦尔,周围的士兵都露出了笑容。
超载的穿梭机不时的与逐渐变厚的大气层产生撞击,就像是一块被湖面或是地面不停弹起的石头,每个人脸上都是大汗淋漓。甚至瓦尔的胃也几次起来造反,就像马上要把昨天的晚饭喷洒在周围人的脸上。他依旧强行忍住了腹部的痉挛,面对周围一群精力旺盛的男女兵,还想玩好的结束这里的工作的话就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住。
“怎么搞得?下降怎么会那么颠簸。”诺瓦中尉皱起了眉头,她是二排的指挥官,此时的表情看起来像个狂暴的小马。政委看着她急躁的样子也皱起了眉头,看起来降落时的过度颠簸并非常态。
“我去问一下情况吧。!”政委叹了一口气,比较现场也只有他的权限最高。瓦尔惊讶的看到他解开了安全带,站起来向前踉跄了两步。抓住最近的支柱稳了稳身形,步履阑珊的向驾驶舱走去。
“这么做很危险,政委!”瓦尔皱了皱眉,一脸茫然的说。
“废话!”政委厉声说道,“但是有必要。”还来不及说什么时,他已经走到了驾驶舱的前面,又一次颠簸让他撞在了舱门上,门被撞开了,他走了进去。
里面的交谈声被穿梭机的颠簸掩盖了过去,隐约的可以看到驾驶舱中的人正在企图大声的说话让对方明白自己的意思。
“我会尽力一试的,现在给我从驾驶舱里滚出去,让我来完成我的工作。”
政委满意的走出了舱门,摇摇晃晃的坐回了瓦尔身边的那个座位。
“出了什么事情了?”系好安全带时,诺瓦中尉马上提问。
“我们被路过的小陨石打了一个洞,马上就要承受一次迫降所带来的冲击了。”政委很冷静的说着,并打开了他的通讯器向所有在场的人广播了这句话。剩下的就是期待飞行员能像他说的那么能干。
让瓦尔觉得意外的是,政委并没有说什么可以安抚士兵们情绪的话,士兵们也没有任何的骚动,显得和政委一样的平静。闭起了双眼拼命克制着心中不断滋生的“失败”之类的悲观念头。这种印象总共持续了几十秒。
一股猛烈的冲击力透过脊椎直冲到头骨,把肺里空气强行挤了出来。回荡在机体中的那声惊人的巨响使所有人意识到机体触碰到了地面。瓦尔拼命的呼吸以缓解肺部的疼痛,努力想要去除眼前的那片朦胧,扭曲的金属发出了尖啸声令人心烦意乱,牙齿咬的卡卡作响。

对所有人来说,这段时间似乎过了好久,实际上也就几十分钟。噪音和振动终于停止了,瓦尔渐渐意识到已经着陆这个事实,并且很清楚自己还活着。挣扎的解开作为上的束缚,摇晃着自己的双脚。

“所有人都到穿梭机外面去。”政委高喊着,“把身边的伤员也一起带出去。”
危机终于解除了一部分,再没有爆发更大的危机之前先把有生力量运送出去保存起来。瓦尔一边止住流淌出来的鼻血一边尽最大速度解开捆绑住自己的安全带。此时其他人也一定是一副衣冠不整的狼狈相。

驾驶舱的舱门突然从里面打开,飞行员摇晃的走出来,看起来情况也一样糟糕。他对着政委敬了一个礼,“我和你说了,我们能成功降落的。”逞强的笑容还没有过一秒就开始朝着脚边呕吐不止。

外面寒冷的天气比最悲观的预期还要糟糕,让人们充分感受着冰雪世界的恶劣天气前还对它有所冀望。当瓦尔在这里雪地上行走了一段时间后,心中开始觉得自己来到这里是不是个糟糕的选择。尽管在离开舰队时额外多穿了几层保暖服装,在这里似乎都不顶用。

一片广阔的冰封平原缓缓的出现在众人眼前,随风飘舞的雪花让可见度变的不那么高,能见度只有几十米远,不过偶尔吹过的疾风扫清了这蒙在眼前的障碍,让人能够看清远处那环绕山峰的灰墙。它们在浅灰色的天空下守护着这片广阔的大地。

“有几人着陆的时候撞到头了,目前正在昏迷中,其他人都还可以行动。”一名士官跳上踏板,热切的向瓦尔行了个礼,然后回报了这个情况。瓦尔还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只大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政委站在他的背后,依然是那个招牌式的微笑。
政委点了点头,做了下一步的指示后那个士官继续回到了工作中。
身后的引擎声发动时,第一辆装甲车驶出了出口处的坡道,空气中顿时弥漫着吵人的噪音和燃油的臭味。很快剩余的工程车辆也一并从穿梭机中被开出,上面悬挂固定着的工程机架像挂在商店里的短腿娃娃一样的摇晃着。最后是装载着动力装甲的装甲运兵车。瓦尔心中暗暗高兴着车辆还能开动,起码不用在这个天气步行了。

装甲车内部的温度相比外面要回升了一些,瓦尔很幸运的作为此次维修工程师代表坐在了里面。当他摘掉厚厚的皮帽的时候,才发现周围多了几个熟悉的面孔,记得没错的话包括那个总是来引起自己注意的政委之外,还有几个是他手下兵团的军官,最后上车的是一个机械修士,他的名字似乎是叫兰德。
“我们还算走运,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政委第一个发言,紧紧的握住了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装满热咖啡的杯子。
如果不是瓦尔面对着前方的驾驶舱的话他也许会好受点,外面的雪不停的下,从他的位置可以直接看到外面的景色,而其他人则有意识的避开直视驾驶舱的位置。这是否意味着他们仍然被寒冷的天气紧紧的握在手里。
随着车辆的颠簸减缓,曾经建立起来的建筑遗迹走入了视线,这毋庸置疑非常的壮观。曾经的庞大规模深深的打动了瓦尔,让他第一次明白了为什么要耗费数以百万计的人力从脚下的冰层中提取原料然后再将它们转化为宝贵的燃料。
“这个叫走运?我们要用这种老旧的方式前往目标,而剩下的人只要在我们到达后发送信标它们就可以悠哉悠哉的坐军用穿梭机过来了。而且把一架玩好无损的穿梭机弄成这样算走运?”
科技修士兰德在上车之前已经对战损作了评估,他掀开红色的兜帽,露出那张存留着人类外貌的头颅,“赞美奥姆弥赛亚,还好我还能修好它。”
瓦尔哼了一声。这种大型载具的维修通常是那些机械佬们评估结束之后将任务分配给维修班,哪怕是再细微的损坏也得先得到他们的评估之后才能进行。这也是这次行动的机械化部分必须再配备一个由非“机械修会”的班底组成的才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