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委的工作就是安抚人心。罗山提政委在军队中的工作就是鼓舞士气这类的工作。偶尔也要担任指挥官的工作。由于他这方面的才能过于的出色,339团士兵们对他的依赖也随即增加。
如果现在是和一群他所熟悉的士兵们一起的话,他那滔滔不绝的口才和鼓舞人心的手段能让这支队伍的气氛很快的活络起来。高涨的氛围和士气足以让周围的小伙子们为这个政委赴汤蹈火。
对于金属机器呢?它们可能曾经是人,是有着血肉的人。但是经过改造之后失去的那部分是否还包括感情呢?
在这个洞穴隧道中,原本还有部分伤亡的金属小子们,二话不说将已经死去的同伴的尸体拆解的更加零碎,并安装到了自己的破损部位上。然后什么话也不说的就上路了。这种诡异的氛围让队伍中仅存的两位人类毛骨悚然。
不过其中的利害关系却是一目了然,放弃掉那些伤员对现在的情况来说是个好主意。而且金属小子也没有士气的问题,更不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下一个要被作为后备零件的人。
“我们还有没有可能再遇到那些怪物?”瓦尔接通了政委的通讯器,他不想让金属小子们听到自己的质疑。政委听了之后有些迟疑,看了看守护在身后的高大身躯,皱了皱眉。然后说出一句,“有可能。根据已存在的记录,这类生物一般…”
“我会把这个问题汇报给军务部的。”政委斩钉截铁的说道,打断了他对于这个问题的一大堆无关紧要的详解。
“随你的便。”希恩对着政委眨了眨眼,停止了解说。
瓦尔看着这两个人和随行的其他四个人,都带着一股不近人情的氛围。说实话非常不愿意与它们通行,不过金属小子身上的扫描器在接下来的旅途中能派上用场。这点倒是利大于弊。
尽管瓦尔确信这通道中能喘气的只剩下两个活人以及五位金属小子,但还是摆好了战斗队形。瓦尔穿着动力装甲,结实的陶钢能抵御大部分的伤害,所以必定是打头阵。
希恩跟在瓦尔的后面,他有着性能更好的扫描仪,与先锋沟通也更方便。之后是罗山提政委,他手中的热熔枪是目前唯一有较高杀伤力的武器。然后便是四位金属小子,他们的身体已经改造成杀戮机器,在被敌人绕后的话也能保证队伍的安全。
空寂的隧道中唯一能听到的是瓦尔的脚步声,其他的声音都被它给盖过。他们尽可能的竖起耳朵搜索前方可能出现的情况,而唯一能听到的异常响动就是冰层越积越厚所发出的几乎难以察觉的声音和偶尔穿出的爆裂声。似乎已经走了很长时间。
“前方有东西!”希恩在通讯器向所有人传话。
瓦尔抽出背后的脉冲步枪,瞄准着前方。其他人也进入了戒备状态。
“你发现了什么?”政委站在希恩身边说道。他拿着扫描器,凝视着周围的动静。两只发出着红光的眼睛不住的扫视着墙壁和地面上的情况。
“我们好像来到了不得了的地方。”希恩的电子音有点颤抖。
“到底怎么了?”瓦尔四处扫视着,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这个隧道不是帝国当初挖掘修建的,是其他生物建造的。”希恩看着扫描仪上的图案,颤抖着说。
这里的隧道看起来和之前的完全不同,非常的平整,透过表面覆盖的冰层能看出这是由整齐的线条以精确的角度构建而成。由于被冻结的表面完美的覆盖了所有的细节,所以很难确定是什么人修建了这条隧道。但绝对不会是帝国人民的手艺。
政委大步走到瓦尔的前面,端起他的热熔枪,调整到火焰喷射模式,对准了这条神秘莫测的通道扣下了开关。
喷嘴处的火焰拉的笔直,不住的照亮隧道的深处。就像不停闪烁的橙色幽灵一般照亮了隧道中那些被阴影覆盖着的角落。当火焰向远处的地面呼啸而去时,融化了周围的冰层,滚烫的蒸汽嘶嘶作响,两侧墙壁上不时的滴下水珠。
瓦尔的脖子后面寒毛都竖了起来。当他看到隐藏在冰层后面的东西的时候,多年前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进了脑海。凌乱而又整齐的黑漆漆尖刺从墙壁上伸出,无数交错的尖刺形成了隧道的墙壁,一路蔓延到走廊的尽头。这种怪异的风格更加剧了众人心中的恐惧感。
“帝国在上。”
身边的希恩低语道,有那么一刻瓦尔以为他也认得这种风格。随后他那充满了喜悦之情的言语证明了他对眼前的状态更为乐观。
“哈顿女士一定会很高兴这里的发现。”
“所有人都离开这里。”政委命令道,并对瓦尔说,“把这里安上炸药,要彻底封闭这条隧道。”
瓦尔想不到政委居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刻答应了下来。
“政委?”希恩看上去有点困惑。
“那里面的东西可比上面的野蛮人更加可怕的多。”瓦尔抢先说道。
“你疯了吗?”希恩提高了嗓门,“隐藏在那里的可是无价之宝。虽然看起来可怕,不过可以给予我们多少灵感与方向…”
“我知道。”政委用手指摸了摸墙上的尖刺,打开了照明灯,“阿拉尼斯虫族”。
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对这个名字一无所知,除了瓦尔曾经参与过对抗它们的战斗。
阿拉尼斯虫族是毁灭的代名词。被它们盯上的星球通常都熬不过2个月就会被啃食殆尽,是真正意义上的啃食殆尽。帝国曾经有5个边境星球被它们完全啃食完毕。当要啃食第六个的时候,被帝国士兵们用血的代价将它们挡在了门外。加上帝国海军的激烈抵抗,才勉强把它们消灭干净。
为此给帝国陆战队带来了10亿以上的人员战损,数十艘帝国海军战舰被完全损毁。
“不管那里有什么东西,我相信你的士兵…”希恩看了看后面的瓦尔,又指了指背后的机仆门,“我们的士兵都能摆平它们。”
“但是我可没有这个信息。”瓦尔不假思索的说道。政委对着他眨了眨眼,然后点了一下头。
“我的副官瓦尔经历过几次类似的战争。他最后发言权了。”政委示意瓦尔可以继续说下去。
“请容我发言…”瓦尔清了一下嗓子,调整了一下通讯器。此刻他不用很大声的说话也能将声音传入在场的所有人的耳中,“我在帝国军队服役的时间并不长,也就15年。在此期间什么样的敌人我都见识过,但必须得说几遍是帝国士兵中最好的兵团也无法长时间的抵挡住阿拉尼斯虫族的攻势。”
希恩上下打量了着瓦尔,帝国士兵退役后到雇佣舰队进行工作也不是不可能,说是趋势也不足为过。或者在服役期未到就被中止,调配到雇佣舰队也是非常正常的情况。
“你服役期间在哪个兵团?”
“ 莫瑞安459团。”
西恩开始了沉默,他知道那个团。在帝国近一个世纪中这个团创下了非常耀眼的战斗记录。同时也在几年前的“俄狄浦斯战争”中灭团,活下来的个位数士兵被分配到了其他兵团,或者被雇佣舰队调走。
“那些虫子甚至都不能算是生物。我们根本无法用常理来揣测它们的行动,它们也不会感到害怕,而且它们出现的地方势必会有一个巢穴在。可能在休眠,可能还未发育完整。未知的情况实在太多,一旦惊动它们的话,它们会拥有压倒性的数量优势。相信我,数量优势是它们最擅长的。它们会一直战斗下去直到把这个星球上的所有生物杀光为止!”
“你没有理性分析这个问题!”希恩说,“如果前面真的有它们的巢穴的话,它们一定会把上面的野蛮人全部杀光的,难道不是吗?”
“那对于它们来说只是开胃菜罢了。”政委发出的了声音,但心中有点认同希恩的说法。这个冰冻的星球可能已经被遗弃了,刚才的那些怪物可能只是在走的时候没有带走,再此地冬眠,恰好被踏入者吵醒而已。
随后政委摇了摇头,这个想法太过于危险。
“动手!”政委下达了命令。希恩的小队并没有动手阻止,包括希恩在内也只是耸了耸肩,嘟囔了几句。
瓦尔着手准备引爆炸药的相关事宜。
“很感谢你们的配合。”政委对金属小子们说。他们看着瓦尔德操作,眼神中充满了敌意和厌恶,这与他们之前毫无感情的样子很不相称。
“典型的低智思维。”在这场眼神对决中被打败后,他们开启了嘲讽模式,“就只会践踏你们无法理解的东西。你们的智慧比野蛮人强不到哪里去。”
“如果这能让你心里好受的话。”政委安慰道,“我得说我们没有破坏这里的东西。我们只是将这里封存起来,等上面的战事结束后,你们大可挖开这里,到时候你们想怎么探寻都可以。”
希恩听了这句话仍然有些愤愤不平,但态度也略微缓和了一些。
“起爆炸药!”在撤退到满意的距离后,政委下了指示。瓦尔引爆了雷管。
爆炸发出的声响令人满意,冲击波震塌了那个洞穴的入口。杂乱无章的巨石跌落在地面上,随后落下来的是大块的坚冰,将这条隧道封了个严严实实。
“堵的严严实实,连一丝光都透不过去。”政委十分满意,“它们应该出不来了。”
“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绝对不想看到那些东西的。”瓦尔说道。
堆积在隧道入口的障碍物看起来很结实,如果里面的虫族大军真的想出来的话,得挖的时间够长才能崛出出口。而在此时,离开隧道的道路也已经就在眼前了,幸好刚才的爆炸没有让它关闭。

当所有人步履维艰的走出隧道时,从众人头顶起飞的穿梭机尾焰照亮了头顶的天空。希恩一行人尽快走向了窝在一旁的哈顿女士,向她报告着下面的发生的情况。
“你们看起来像是刚从地狱里回来一样。”当他们走进的时候,一名红袍研究员兴高采烈的说道,同时又递给了瓦尔和政委一杯咖啡。
“那种地方还是难不倒我们的。”政委接过咖啡意味深长的看了瓦尔一眼。
而瓦尔尽快跑入了机库,打开了身上这层厚重的装甲。安全锁打开之后,身体像是瘫倒一般的无力,要不是其他维修人员接住了他,否则就要直接和冰冷的地面亲吻了。
据说那是幽闭恐惧症以及战场压力综合症的集中表现。瓦尔并没有多在意,短暂的小睡一会儿之后,体力暂时恢复了,可是脑中又出现了奇怪的回声。传令兵带来了政委的召唤,不过这次是一起去进餐。
四周都在忙前忙后的同时,带有特殊香味以及温暖的食物还是让两人的内心平稳了不少。
短暂的进餐时间结束之后,作战会议中心又一次召唤了政委,但此时要瓦尔也一起陪同。
会议室中讨论的话题依然是之前早已计划好的内容。利用那些生物极端狂热与过分自信的本能让它们踏入我们的陷阱,并随即走向毁灭。
然后需要讨论的就是用数量相对较小的生力军替换下前线疲惫不堪的部队,从而为布设陷阱的行动争取到几个小时。等到时机成熟时我们在撤回剩余的部队,将敌人引进伏击圈,而部队会在交替掩护下先从位置撤到两翼,再以摧枯拉朽般的火力转移敌人的注意力,从而让帝国士兵能够得到充裕的时间来引爆埋藏在它们脚下的炸药。
而现在所要做的,就是等待那个时候的到来。等着那个垃圾山走到这个位置。
各人都离开了会议室各管各了。
卡斯特跑了上来,递上了他的数据板。
“有查看到什么吗?”政委看着数据板问着,“你找到我要你找的报告了吗?”
“在这里。”他手指拨弄了一下数据板,很快找到了那个文件。政委看了一眼,苦笑了一下。他完全看不懂那些图标和技术数据。
“可不可以用我能听懂的话简单的概括一下?”政委说道。
“好吧。”卡斯特叹了口气,他的情绪还没有转换过来。
“卡斯特指挥官。”政委正色道,“我知道让你去调查这个事情有点层级上的问题。但是只有你的权限才能调取到那部分的重要信息。”
“我明白,政委。”卡斯特微笑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个星球上的矿产资源相当丰富,一度是帝国的资源星球。但是这个星球上矿藏最丰富的地方并不是在这里。”
“那为什么当初要在这里建设挖掘加工厂?”政委说道。
“文件年代太久远,很多都查询不到了。只有一条记录,是科研学会的建议。”卡斯特说道,并看了一眼那些疑神疑鬼的红色长袍怪们,长袍之下的金属肢体时不时的裸露出来。
“红色的金属小子们无疑会说出几十个不同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这里最容易开采,或者说这里山谷的结构更简单明了,或者说他们受到了什么启示。也许他们自己都相信他们编造的那套鬼话。”
“当然。”卡斯特叹了口气,“我始终觉得这个安排的后面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金属小子们…”政委侧眼瞄了一眼不远处的哈顿女士,“他们知道这里埋藏着阿拉尼斯虫族。现在这些家伙肯定在那个矿洞的上方。”
“但这是为什么呢?”卡斯特看了看四周,确认没有人注意这里,低声道,“他们是不是疯了?不然怎么会认为自己可以惹那些东西…”
他停止了说话,看着政委陷入了一小段时间的沉思。政委从他的眼神中也注意到了他先意识到的东西——灵感。
阿拉尼斯虫族可以通过对现环境的感知调整身体的基因序列,变得更适合于外部环境。无论是高温的环境,还是剧毒的环境,甚至导弹横飞的战场都是可以。如此方便的生物加入可以在实验控制之下的话,几乎可以给与已经停滞了许久的帝国科技新的发展方向。这些可恶的生物可以给这些红袍的科技疯子们取之不竭的灵感,让他们去鼓囊那些东西。
回想起希恩看到那片由类生物骨制造而成的长廊的时候,他的样子几乎陷入了疯狂,联系他的所作所为,大致能想象出这个阴谋的大致轮廓…
“还有一个疑问。”卡斯特摇了摇头,看着政委等待回应。政委点了点头之后他继续说道,“为什么这个星球现在依旧存在?”
这里又牵扯到一系列的疑问,阿拉尼斯虫族的目的是为了啃食掉带有巨量资源的星球以满足它们旺盛饥饿感。但是这个星球还存在,并不符合它们一贯的风格。
“也许它们进入这个星球之后被冻僵了。”政委说道。寒冷可以将大部分生物的新陈代谢降到最低,它们可以抵御高温或者剧毒,甚至辐射,洽洽是因为它们的活动没有停止,才能不断的进化。不过寒冷却可以从根本上停止它们最为擅长的方向性进化。
“不可能。或者说这个解释有点牵强。”卡斯特摇了摇头,“它们是没有母星的,依靠巨大的虫体堆积而成的浮动肉块进行宇宙航行。它们应该早就适应寒冷了。”
话题再一次陷入了僵局。
“这里有多少科研人员科研信任?”政委说。
“问题是在得知那个洞穴之后,原本倾向于我们的那些人是否会与另外一派人着手准备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卡斯特冷笑了一下,“比起我方,科研带来的魅力足以让他们出卖一切东西…大部分东西。”
政委觉得卡斯特说的没错,但是现在这么说已经为时已晚。而且现在注意到这一点的时候,希恩已经早没影了,毫无疑问现在这个情报已经被几乎所有的红袍科研者以及他们手下的金属小子们获知了,所有相关人员都想品尝那种灵感喷涌而出的快感了。
“机修小子怎么样了?他还好吗?”政委问道。
“瓦尔?”卡斯特得到了点头的肯定,“他还在休息,从机甲上下来之后就晕了过去。10分钟前已经醒过来了,目前在用餐。我给他送去了你吩咐的药片,确定他吃了下去。”
“效果如何?看起来怎么样?”
“脸色很不好,我不认为下一次任务他可以继续。”
“如果不是那部机甲的话,我都不敢想象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是说灵能者都会有的低语幻听综合症吗?”
“那部机甲可以屏蔽掉一部分虚空的低语,让他可以好受一些。加上与我单独进入洞穴的经历,可以让他对我的信任感增加一些。”
“为什么一定要他?或者说非他不可?”
“心灵系的能力者很少见,纵观帝国境内的心灵系能力者都被情报部门网罗去了。但这不是主要原因。”
“主要原因?”
“这次的任务有极大的可能性会用到他这种人,从我接到这次任务的时候就有这种预感。”
“用瓦伦蒂安号运送我们也在计算之内?”
“你把我想的太了不起了。”政委笑了起来,“可能是命运的安排呢?”

瓦尔的头开始了隐约的疼痛,伴随着极度的疲劳而来。何况面对如此复杂的局面,也不敢黑色网能在接下来几个小时里获得充分的休息时间。最后还是得到了短暂的休息,很大程度上是政委替他挡掉了不必要的干扰,让他可以抓紧时间小睡一会儿之后,享用了大量的咖啡喝一顿热餐,渐渐感觉抓紧又回复到了往日的状态。卡斯特送过来口服的药物,说是可以减缓头疼,有助于睡眠。服用之后脑中的低语症状渐渐好转,睡眠也变得更加有效。战场上经常有这种给士兵使用的特定药物,过去服役的时候也经常性服用,有些除了会拉出五彩斑斓的大便之外并没有可见的副作用。
除了个人的休养生息之外,他还干了些其他事情。通过通讯室的设备向瓦伦蒂安舰队发送了任务简报,这并不是他的职责,只不过他任务这些事情应该让上面的人知道。如果可以让他临时调遣回去的话最好。他也想象,一个阿拉尼斯虫族的巢穴绝对有资格让他产生这样的行动。不过结果有点失望,舰队并没有对他的讯息做出回应。
当他走进机库的时候,那台与自己一同作战的动力机甲依然站在那里。上面带有艺术家风格的涂装在之前的战斗中有几块被锋利的爪子给磨损了,露出了表层下面的陶钢金属。在原有的涂鸦风格上增添了一股刚毅之感。面对着这样一具战争机器,觉得有一股异样的熟悉感,不是那种刚刚还使用过的熟悉感,是更加难以形容的感觉。
他不是第一次驾驶动力机甲,在调试的时候自己也会穿上进行测试。无论是在过去的队伍中服役时,还是在瓦伦蒂安号上服役都是如此。
可是当他这次被威逼利诱进入这台机甲体内的时候,带着一股安心感,好像自己就是属于这里。即便从来都没有见过这台机甲,却对它非常的熟悉。它的习惯,它的极限,一切的一切都非常的得心应手。
它的武器布局与其他的机甲并不相同,左边手腕处还增加了近距离巴尔干速射炮,右边手腕上有着标配的近战匕首。后背腰间固定架上是折叠脉冲步枪。其他的标准型机甲的手腕处并没有巴尔干速射炮,这一般是加装在特种作战的机甲上。
不远处的临时会议室挤满了人,喋喋不休的争吵声几乎足以淹没外面战场传过来的爆炸声。娃儿的视线转移到了阵地外面的野蛮人,尽管玻璃外面下的没完没了的大学阻挡了视线,任然可以从远处的山脉中辨认出一个模糊而庞大的身形。
“帝国在上!”他不由得祈祷了出来,只要再前进几公里就会开始加速前行并对阵地发动攻击。那些巨大无比的短管炮在近距离无疑对什么都能造成毁灭性打击,而这里的所有人在这近距离的恐怖火力面前只有发抖的份。
如果红皮野蛮人想要夺取这所设施,至少他们也想拿到这里大量的能源的话,它们应该不会发挥它的全部火力,不过没有人敢说它们是理智的,它们就是一群甴曱,整个战斗过程中变得过于兴奋的话所有人就会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变成焦土。
“瓦尔。”政委在不远处走进了他,“很高兴看到你的精神比先前好多了。”
这句话意味着可以继续与他一起去胡闹了。
“谢谢你的药,我感觉好多了。”瓦尔表示了感谢,“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
“离开?你指的是什么?”
“阿拉尼斯虫族,有这个在的话这个星球就无法拯救了。”
“现在还在讨论这个议题。”
“但我们很快就要面对眼下的问题了。”
瓦尔指了指远方正在移动的大山。
“不然会议结束之前我们就得死在这里的了,所有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