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在宇宙中四处殖民的年代里,处于黑暗的隧道网络中缓慢移动、搜索一个可能隐藏在某个地方的敌人,是经常要干的事情。即便不清楚其中的原因,但人类的敌人,凡事你能说出来的东西,似乎都会急急匆匆的跑进它们能寻觅到的秘密巢穴。然后就必须有人迫于形势去寻找它们的踪迹,进入那些危险的地方。
地面上的战争还在继续,蛮子们对冲锋的热情依然不减,一批又一批的大壮汉被密集火力所组成的交叉网撕成碎片。如果不是驻扎在轨道上的舰队发现了后面的大家伙,一定会认为这些蛮子已经放弃思考了。
瓦尔对于幽暗的地下隧道并不陌生,自己的母星也有数不清的地下隧道。通常都是用来躲避寒冷所挖掘的临时避难所。久而久之,那些通道就被更多的人开始挖掘,最后联通成了庞大的地下网络。与大多数人所理解的不被阳光所宠爱的地下不同,那个地方依靠星球内核的地热转化为能源,为地下城市的居民们提供最基本的光电照明与取暖服务。
隧道的大小很宽敞,足够7-8个人并排行走,而且还不会有多拥挤。瓦尔依旧穿着那件带有艺术特征的动力甲独自在黑暗中行走。脉冲步枪被悬挂在随时可以抽出来的身后,头盔上的照明灯被打开,面甲内部的战术辅助系统也已打开,在视线的右下角还开着一张地下网络的地图,上面标示出了几个点,需要瓦尔去那里安放炸药。
据说位置是经过精确计算的,不能出一点差错。
“让那些机仆来干这种事不久可以了?”
“那些仆从有他们的工作要干。”
政委爽朗的声音回荡在隧道之中。他穿依旧穿着那件军政大衣和长筒军靴走在瓦尔的后面。卡斯特不止一次的反对政委也一起从事这项任务,却被他严词拒绝了。
但实际上却是进入地下隧道要比留在前沿征地面对那种可怕的攻势要好的多。罗山提政委英雄的伟岸形象的背后往往是对于生存几率的精确算计,即便这样却坚持要让瓦尔陪同他一起下去。然后就是瓦尔也收到了英雄一样的欢呼。
进入隧道之前,指挥官卡斯特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把热熔枪,塞在了政委的手中。而瓦尔手里的依旧是那把脉冲步枪,以及大一点的脉冲步枪。卡斯特还反复叮嘱了各种事情,就像是要把女儿送到某个男人手中的母亲那般喋喋不休。
“看着前面,钻出什么妖魔鬼怪的话你得负责消灭。”政委敲了敲身后的护甲。
“我不认为这是明智之举。”瓦尔沉下声音非常不客气的说道,“你的手下有更多有经验的战士,他们更能保证你的细皮嫩肉。”
“卡斯特需要现场指挥。”政委的声音传入了瓦尔的通讯器中,“能干的那几个人都必须镇守在上面。我不想让一个兵力不足的班来支援这次行动。另外他们都是老兵,前线的战事更需要他们,特别是垃圾山快到了的时候更需要他们的作用。”
“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瓦尔停下了脚步,面甲上的战术地图上的那个方位已经到达了。从腰间拿出炸药,安放在那个位置。
政委看着他的一系列略有生硬的动作,不住的点头。安放、固定、连接上主系统。这一整套程序做完之后,开始向下一个点前进。
途中还要再经过几个废弃的矿坑,地图上这么显示着。
“我只是想让你发挥更大的用处而已,而不是在那艘战舰上对着那些金属耗费你的白色液体。”政委带着嘲弄的语气讽刺道,“我需要你这样的人。”
“想让你的手下们笑着去送死?”瓦尔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政委,“这应该是你的工作吧。”
“我对你有更大的安排,可不是那种小事。”政委笑着说。
“名垂千史的安排我可不感兴趣。”
“我相信你会感兴趣的。其中之一就是可以让你听不到低语。”
瓦尔再次停下了脚步,“低语”一词政委说的很轻,却如同冰锥一样刺入了他的脑中,挑逗着他的神经。但想到之前他与自己的一次简短的交谈,更多的疑问在脑中散开。
“巫师?”他想不出更好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天赋,只能从一些街头书籍中的词汇来表达那层意思。
“你想说你是一个巫师?”政委有点被逗乐了,“在古老的地球确实可以这样称呼。现在我们有更时髦的称呼——灵能者。”
“灵能者?”
“那是对于像你这样有着’天赋’的统称。”
“你也是灵能者?”
“是的。”
政委没有否认,大方的点了点头。
多亏了战术地图和定位,如果没有它的指引,恐怕立刻就会迷失方向,现在起码可以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也能知道在这个地下迷宫走了多远。
“真是出乎意料。”政委快步走到了瓦尔前面,照明的灯光点亮了洞穴的内壁,“这里是最近才挖掘而成的。”
“你说的最近是什么时候?”瓦尔问道。面甲上的地图也把这个区域给标识出来了,虽说是通过火星人的声纳科技什么的方法进行绘制的地图。
“几周前。”他说,“最多两个月。”换句话说,在士兵们降落之前这里已经有某种未被探测出的生物了。
目前他们走的区域都是当初帝国的人类进行挖掘的地下隧道,内部所堆放的东西也很容易看出来这里已经废弃了很久了。此刻新的线索被发现,意味着其中还盘踞着许多可怕的生物。
两人还没来得及对此事进行进一步的思考就被脚下传来的一阵微弱的震动转移了注意力。这股微弱的震动愈演愈烈。
“别出声!”政委沿着隧道来回望了几眼,竭尽全力转动着脖子想要看看四周有什么被忽略的情况。手中的照明设施的光柱在黑暗中变的模糊不清,但任然在周围那深蓝色的冰层上形成了耀眼的光斑,“有什么东西要过来了!”
“这边什么都没有。”瓦尔面甲上的战术装置并没有发出任何警报,接着又看了看后面,越过政委的身高望了望,“你的身后也没有…”
话音刚落,未知生物冲破隧道内壁冲到了两人的中间,发出着嘶吼。
“它是个掘洞好手!”政委想都没想,将手中的热熔枪对准了那张血盆大口。当它的食指即将扣下扳机的同时,那畜生不可思议的前肢发动了攻击。高热的能量电浆喷射到带有攻击欲的肢体上,带有温度的冲击波让它撞击到了身后的动力装甲上。
瓦尔的全身都承受着那股冲击力,震的浑身酸痛。却依然没有被这股冲击力击倒,牢牢的站稳着脚跟。被热熔电浆烧伤的野兽依旧在地上挣扎着发出着吼叫。
动力装甲巨大的下肢结实的踩了下去,清脆的声响传入两人的耳朵,野兽的嘶吼更夸张了。身体不断痛苦的扭动,却逐渐失去对身体的掌控。
此刻照明灯的光芒才将它的外形描绘了出来。如同骷髅的头颅因为痛苦与不甘而张开的口腔中,满嘴的尖牙发出着瘆人的反光。惨白的躯体表层覆盖着一层坚硬的暗色甲壳,下体如同蛇体一般的扭曲,上肢的两侧延伸出两对带着锋利爪子的肢体不断的抓着那只踩住它的金属腿。金属被利爪碰撞后的火花不断的进行闪烁,刺耳的声音也响彻整个隧道。
“给我闭嘴!”瓦尔半蹲着,将整个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那个躯体上,右手的手指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接着巨大的拳套伴随着这个星球的引力重重的砸在那个头颅上。扭动的肢体慢慢瘫软了下来,神经逐渐放弃了肢体的掌控。
那下重砸击碎了它的整个头部,于是瓦尔迅速站起身,甩了甩刚才那只手臂。粘连在手甲上的脑浆和血液甩在了旁边的墙壁上,几秒钟后就凝结成了坚硬的冰块。
“精彩!”政委说道,显然是在敬礼和拍拍后背的冲动之间左右为难。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瓦尔又甩了甩那只湿漉漉的手甲。
政委收起了手中的热熔枪,将冒着热气的枪口朝下,走到尸体的旁边静静的观察了几秒。
“一种爬行生物吧,名字比较绕口。”政委说道。
“是在寒冷地带生存的物种吗?”
“恰恰相反,它们出现的地方都是异常富饶的星球。”政委解释道,“这样的生物压根不应该出现在冰雪世界。”
“也许他迷路了。”瓦尔冷笑了一下。政委的嘴角没有翘起,他不觉得有那么的好笑。这里面应该存在着十分严重的问题。
“你觉得它的战斗力如何?”政委问道。
“一对一的话,连我都可以碾碎它。”瓦尔想着刚才的情景,即便在非偷袭的情况下,也不觉得穿着身上这套强化装甲的前提下会丧命。即便受伤,最后获胜的也一定是自己。
“那么这里一定不止它一只。”
强大的生物才有可能独居,没有强到一定程度的生物通常都是群居。这往往是大自然的法则,并适用于许多非地球的世界。
瓦尔看了一眼政委,想从他那里得到确认,“这意味着隧道里还有一只这种生物在和我们捉迷藏。”
“更可能的是还有好几只这样的动物。”政委的注意力从尸体上挪开,“它们倾向于构建庞大的族群。”
“那是不是应该再喊一点人过来?”
“继续吧。我们的目的只是去安装炸药而已,不是非得和那些小狗亲密接触。”
政委说的很幽默,语气却不像是在开玩笑。瓦尔有点担心自己的安慰,却又怀疑眼前这个政委的直觉是否安全。
两人小心翼翼的向着迷宫的中心前进,对黑暗中的任何风吹草动保持着高度警惕。同时也熄灭了照明设施,期待能更好的隐遁自己的行踪。但根据政委所说,着不会对那些生物造成什么影响,无论怎么做,它们还是可以发现猎物。
瓦尔仍然走在前面,政委也紧随其后,端着那把热熔枪守护着背后。
“它的味道怎么样?”瓦尔问道,“我带着头盔,没办法闻到被烧烤之后的气味。”
“被热融枪灼烧之后有种香味,应该是可以食用的那一类。”政委回答道,“但我可不想去尝试。”
“好极了。”瓦尔说道,“回去后把这个事情告诉史塔肯,他会很高兴的。”
舰队的伙食大多一成不变,一旦有新的食物来源的话,作为厨师的史塔肯会很高兴,他的那把大砍刀终于可以砍点有滋味的东西了。新鲜的肉也足以让船员们的士气大增。
“对。”政委点了点头,“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去了?地图上显示这里就是我们要安置炸药的最后一个点了。”
“好吧。”政委又点了点头,“安置好就撤离吧。”
剩下的事情就非常简单了,按照步骤装好炸药,沿原路返回。尽管知道回去的路上隧道中能喘气的应该只剩下他们了,但还是按照之前的队形,一前一后。
这时,政委又停了下来检查隧道的墙壁。
“真奇怪。”他说道。
“怎么了?”瓦尔停下脚步,真心希望早点离开这个隧道。
他从墙上刮下一小块冰。墙上露出了一个小洞,那里出现了某种石头的深灰色表面,上面有被利爪挖掘过的痕迹。
“根据帝国的早期资料记载,这个星球可使个环境非常舒适的世界。因为一些原因,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早期的记载?有多早?”
“4个世纪前。”政委用肯定的语气说,“那时候它还是帝国的资源星球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导致短短的几个世纪就让这里进入了冰河期?”
“这也是我感兴趣的地方。”
似乎发现自己多嘴说漏了什么,政委捂住了嘴,笑了笑。瓦尔记住了那个动作和表情,他会到这里来一定有什么别的目的,只希望和自己无关。
前方传来一阵光枪的射击声,明亮的枪口闪光照亮了他们身前的隧道,两人对看了一眼,随即赶了上去。脚下不时的会传来嘎吱嘎吱的声响。动力装甲的重量即便轻轻的走动也会发出一定量的声音。
眼前的景象乱成一锅粥,开火声音此起彼伏,快速移动的红袍机仆和一只巨大化的虫子战成一团。虫子前端的利爪不停的刺向那些金属小人,蛇一般的下体不住的向前蠕动,优雅而迅捷的身资让巨大的身体仿佛蝴蝶那般优美。而那些攻击被穿着红色斗篷的金属侍从以灵巧的身法躲过,身体舞动出肉体无法做到的姿态,在利爪的周围欢快的周旋。金属身体周边伸出的刀刃在闪躲攻击的同时不住的割裂虫子身体的薄弱部位。
政委觉得不必插手这场战斗,暂时决定站在一旁观察战况。甚至还跑到他的前面去,抬起一只胳膊拦在他的面前。
金属侍从们满怀热情…无情的投入了这场战斗(它们都没有表情,根本无法知道他们是否热情),纷纷冲向了那些像虫子般的怪兽,它们也从阴影中窜出扑向了他们的敌人,其数量要比刚才看到的多了一些。
一名斗篷侍从的腰部位置被虫子的利爪贯穿,伤口部位还发出着某电线短路的火花。
“0100010010010111”
其中金属侍从说出怪异的编码,所穿的红色斗篷立刻被体内伸出的刀刃所破,
手臂紧紧的握住那只贯通自己的利爪,接着下半身仿佛失去了动力一般瘫软了下来,仅存牢牢抓住利爪的上半身。
于是手臂往利爪上一推,将仅存的上半身飞跃上了半空,在空中完成了转体之后,掉落下来的区域正好是那只虫子仰天张开血盆大口的位置。
精确无比的掉落进了那个位置,虫子也闭上了嘴。一股意犹未尽的样子看着其他的金属侍从。
“那个东西可不消化。”政委在通讯频道里笑着说。
吞噬掉金属侍从上半身的虫子突然脚步停了下来,身体不停的抖动。下一秒立刻变成了一团蓝色的血雾,无数带着体液的残片飞溅到四处的冻土墙上,凝固时看起来就像是一堆令人作呕的排泄物。
一个金属的上半身浑身布满蓝色的液体从中爬了出来,身体四处伸出的刀刃也迅速的收回体内。它爬到刚才瘫软下来的下半身上,重新将自己接了起来。再次加入了战斗。
这时从前方又传来了一声尖叫,瓦尔看过去,刚好看见一张可怕的大嘴咬住了另一个金属侍从的胳膊,随即听到一声断裂声,好像是咬断了。当这只生物把它距离地面的时候,瓦尔解开了脉冲步枪的安全锁,以熟练的动作瞄准了那个怪物扣动了扳机。
几发脉冲能量撞击了那个目标,它巨大的下颚完全被摧毁。金属侍从重重的的摔在了地上,那只被破坏的胳膊发出着损伤的火花。它向着瓦尔的位置看了一眼。
刚才的那次攻击,让政委与瓦尔暴露了自己的位置。那头被摧毁下颚的虫子不依不挠的转头冲了过来。瓦尔连续扣动了几下扳机,脉冲能量击打在周边的冰冻墙土上,没有击中怪物。
身穿超人机甲的巨人松开了手中的武器,向着那张愤怒而扭曲的没有下颚的嘴冲了上去。当两者相交的时候,失去下颚的怪物突然倒地,身体重重的在冰冻的地面上摩擦,四肢不停的抽搐着。
金属侍从的断臂依然在黑暗中不断的闪烁着,它的另一只手化为了刀刃刺入了那只虫子的头颅。随后顺势扭动身体砍下了它的头颅。那具无头尸体顿时一动不动。
紧接着,周围陷入了一片寂静,能听到的就只是冰块再度凝结的声音和伤者身上发出着火花声。
“这里的伤亡情况怎么样?”政委大步走上前问道。领队的那个金属侍从将残破的红色斗篷重新整理了一下披挂在身上,金属部分比先前更为突出。
它抬起右手,空中比划了几下。红色的眼睛中闪过了一丝数据的影子。
“我们失去了3个侍从,还有一些伤员。”它指着不远处横七竖八悬挂在各处的金属碎片,“只要给他们进行简单的维修,他们很快就能没事。”
从他的语气中好似拍掉了肩膀上的灰尘那样的随意。剩下的侍从们都还能走动,即便身体的各部位闪着火花,也在尽力的进行自我维修。
为首的那个侍从自称是哈顿女士的左右手,叫做“希恩”。他表示目前为止这里并没有看到野蛮人的踪迹,按照常理来看,它们也不回那么狡猾。但在刚才的战斗中,原路返回的通道已经塌陷,只能再找其他回到工厂的道路了。
“和你们战斗的那些怪物是什么?”瓦尔问出了问题,“我们之前也遇到了一只。”看了一眼政委,得到首肯之后将刚才的战斗简单的说了一下。
希恩用他那金属的手指挠了挠下巴,这可能是他还是人类时期的习惯动作。接着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它们到底是什么。可能是本地生物异变导致的。”带队的金属侍从说道。
绕开他的身躯向后看去,有另外一个金属侍从真在挥动着一个扫描仪四处闲逛,不时还会用它那改造过的手指挖掘墙上的冰块。
希恩的头摇晃了一下,接收到了同伴的信息。走到了那个挥动着扫描仪的人身边。这些改造人总有自己的沟通方式,即使没有发声器官对他们来说也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
“你发现了什么吗?”政委也走了过去。蹲在墙角的金属侍从像一个正在玩弄海边沙子的孩子一样从墙上挖掘着碎冰。
“似乎是一种图腾。”希恩从地上拿起一块骨头的碎片。瓦尔通过战术辅助系统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东西,这个看起来不是很舒服的东西并不是人类的遗骸。
“这是什么东西?”政委皱起了眉头。
“可能是那些巨虫的垃圾堆。”希恩解释道,“可能是一种很有条理的生物,会将垃圾集中堆放在巢穴中的一个特定区域…通过适当的分析就能查明它们到底是吃的是什么东西…”
“我们到来之前这个星球可没有什么东西吃啊。”
“只是地表不太会有东西吃而已。帝国离开这里已经好几个世纪了,地下发展出什么东西都不奇怪。”
他把手中的碎片交给了身后的侍从。看着政委和背后裹在战甲里的瓦尔。
“我们要相处一段时间了,去找一条别的路。继续前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