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帝国的基石,切勿滥用。” ——《帝国真理 第二章》 第一节

接下来的几天里,政委与手下的士兵们继续着这个星球的巡视和日常训练。被哈顿女士所留下的技术修士们不间断的在基地四周进行检查和维护,不知疲倦的进行着。一直被驱使的维修班的工作也结束了大半。
温暖的基地以及有规律的昼夜,外加早晚可以随着那些训练的士兵们在雪地中散步。维修班的人并不讨厌继续留在这里,何况在剩下的时间里轻松的度过还能拿到约定好的报酬,何乐而不为呢?
进入遗迹之内的哈顿女士们却没有再出来过,时不时的会有消息传到技术修士那里,说的语言却是只有被机械化的人才能听懂的那种,完全听不懂到底在干什么。
“瓦尔。有空的话过来想和你聊上两句。”哈约克午餐时间端着食物走到瓦尔的身边,用下巴指了指角落的位置。
“哈顿女士已经超过12小时没有回复消息了。我们怀疑她可能遇到了麻烦。”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担心的表情。瓦尔听到这话也同样感到惊奇,“你什么时候和哈顿女士关系那么好了。”
“别谈我的事。我们在说哈顿女士。”哈约克吃了一口盘子里的菜。
瓦尔仔细端量了一下他的脸,确认他的关心并不是装出来谈家常的,而真的是写在脸上了。头往旁边撇了一下,哈约克往那个方向望去,政委正好端着食物与几名士兵坐在一起。似乎这位军官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坐在不同的士兵身边,聊的话题总能让他们哈哈大笑。
“不行,不能让他们知道。”哈约克摇了摇头。
“为什么….”瓦尔停止了自己的话,“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一点点哈顿女士单独行动的理由。”
“她可不是一个人行动的。”
“有区别吗?我亲眼见到过她把那些人使的像自己的手脚一样,他们还有自己的交流方法和语言。”
某种程度来说,这些技术修士与任何人都格格不入,人类的身体太过于脆弱,沟通太过于无效率,远远不及他们之间内部的交流方式,也只有他们的那种交流方式才会让他们之间觉得舒服。
“技术修士再卑微也是值得重视的,谁知道哪个环节需要它。何况像哈顿女士那样的技术贤者。”他耸了耸肩,“这个事情如果让舰长知道的话,我们说不定得永远留在这里了。”
这倒是非常有可能,丢失一个奥姆弥赛亚教的“大贤者”的话,必须作出某种程度的惩罚。单单是让他们维修班在这里赎罪已经是大恩大德了,万一让他们全部拿去改造,把大脑取出装在某个不知名的大型机械上当作指挥辅脑,身体拿去改造成那些“不是人”的东西的话岂不是更加悲惨?
“你担心的是这个?”瓦尔喝了一口茶,等待着哈约克。
他也同样喝了一口茶,想要整理下自己的语言,系统的回答这个问题,而瓦尔抢先一步制止了他,“我想听听你的直觉,不用过多的思考。”他露出了慌张的神情,眼神不由自主的向某个方向望去。
瓦尔没有去看那个方向,继续追问道,“你想要我怎么做?”哈约克重新以一种焕然一新的尊总态度看着眼前这个同行。
“显然遗迹那里有些不对劲。”他又喝了一口茶,“想找几个人下去看看。”
“政委那边要多少就能派给你多少。”
“我再说一遍…”他摇了摇头,“不能让他知道。那个理由你明明清楚。”
“你一直很不喜欢我,却也没到要用这种方法解决我的地步吧。”瓦尔用手指在脖子上一抹,示意被解雇。在舰队的工作一旦被解雇的话,名义上是被送回母星。可是谁知道他们会把没有用的人怎么处理?何况大家都是不想呆在母星才以各种名义跑出来的,再回去的岂不是本末倒置?
回到母星继续与那些巨大的冰雪怪兽搏斗?或者啃食那些永远无法被加热到100度的肉?饶了我吧。瓦尔心理低估着。这是一种玩笑的说法,却很容易让人想象出被解雇之后的悲惨生活。
“我也会随行的。同时也有几个人有兴趣一起下去,甚至可以拿到军队的动力装甲。”哈约克一副绝对没有问题的表情舔光了盘子里的最后一颗蔬菜叶子,“那批动力装甲是你调试的,你最熟悉不过他们的性能了。何况你最近刚刚修整过它们,哪台状态比较好你也一定更清楚。”
“如果途中损坏的话,我也可以帮忙维修是吧?”
“那倒不用你担心,这次事情的提议人会包办这些事。”
“包办人?”
瓦尔发现哈约克背后相隔几个桌子又一个技术修士不停的的往这里望着。身后的机械臂正懒散的垂吊在他的身边。这样他就可以占据一整排的座位了,几乎没有一个正常人愿意与他们坐在一起,除了他们身上的机油味之外还有他们用来工作的机械臂常常会不由自主的与坐在身边的人亲密接触。
他的红袍在这里额外的显眼,身上的气味更是具有压倒性的存在感。
“让他去别的地方吧,不然简直太显眼了。何况…”瓦尔撇了一下头,“那边的政委还时不时的朝这里看呢。我可不想与他有太多的接触。”
这是实话,自从第一次接触到这个政委的时候,瓦尔总觉得他想把瓦尔拉到他的队伍中担任日常装备维护员。上一个这个职位的维修工在他们之间的驻扎星球的时候被巨大的虫子咬掉了上半身,下半身也被旁边的一棵树给吞掉了。
听起来像是胡扯一样的故事从那些游战宇宙各方的士兵口里说出来应该不是在开玩笑。他们开玩笑一样的口吻可以把任何可怕的事情说的轻松愉快。
哈约克挠了挠头,嘴略微动了动,发出着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那个机械修士…他站起来的时候才看清他是兰德修士,之前听闻他去修理穿梭机了。此刻坐在这里应该是已经维修完毕了。他离开了饭堂,径直往维修机库走去。
“还有谁可以帮助我们?”
“你想不到的一个人。”哈约克微笑着,指了指不远处的大嗓门。
健硕的肌肉裸露在外,白色的厨师围兜以及厨师帽非常滑稽的“镶嵌”在那一身肌肉上。散发着金属色的手臂在饭堂的灯光下额外的耀眼。嘴角咬着一根比瓦尔手指还粗的雪茄正慢慢的向瓦尔德方向走来。
瓦尔的脑中不由自主的响起了背景音乐,就像那些被发现的“史前资料”里被艺术渲染过的士兵长官那样,傲慢而优雅的走到别人的面前说出那句…
“怎么样?小伙子们!”金属手臂的大拇指和食指夹住雪茄,带有香精味的厌恶从那张布满了金牙的嘴里冒了出来。
“老兵同志,厨房是不是允许你走开?”瓦尔微笑着对他说。
“隐密行动是我的爱好,你们这群菜鸟需要老鸟来带一下。”老兵史塔肯再次咬上那支雪茄,用那金属手的食指点了一下瓦尔和哈约克的额头,“准备好了就来找我吧。”
“为什么找他?”这次行动真的是越来越疯狂了,连厨子都来了。
“秘密行动是越秘密就好,平时不起眼的人跟我们一起走,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也好交代。”瓦尔抚着额头摇了摇头,“他是舰队的厨师,他死了舰队上下都会拿我们试问。你考虑过这个问题吗?”
“你了解他的过去吗?”哈约克冷冷说。
“不管他过去是干什么的,现在他只是一个退休的老兵而已。”瓦尔强忍着不安的说。
“598团,听说过吗?”
“589团…”瓦尔在思维里检索了一下,“出生于热带星球的住民所组成的那个兵团?”
“是的。他们的故事你听说过吧。”
当然听说过,帝国的大部分子民都听过军队的各种传奇事情。尤其是598团的事情…据说他们所出生的那个星球是个热带森林的星球,上面的植物都有点“脾气”。以至于上面的住民每天一醒过来就在和整个星球在搏斗。那里的出来的士兵天生都是战士,几乎是一入伍就是老兵级别的那种。因为出生环境就已经在帮他们进行了“筛选”。
“老头是那个团的?”
“我可没这么说过,是你自己这样认为的而已。”哈约克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如果是这样的话,未必不能让他加入。据说598团的人有一种对危险的直觉。有这样一个危险雷达会把存活率提高那么一点点。
“还有谁呢?”瓦尔从口袋里摸出了4个硬币,用食指推到了哈约克的面前,“你我,老爷子,兰德修士。”每报出一个人,就往前推了一个。
“没有了,有这些就足够了。再多就会被发现了。”
“情报呢?那个遗迹的内部结构图兰德修士可以提供吗?”
“当然,他在我眼前都演示过了内部结构图,连细节都能看到。”
瓦尔回忆起在营地外面看到的那张投影的地图,确实详细的让人惊讶。这些机械佬可以用超小型的无人机以集群的方式进入任何大小的区域进行彻底的数据扫描,可以说连一根毛发存在的痕迹都不会放过。他们自己留有那么好的东西,交给帝国的军队的却是那种只能在地上跑的玩具车,工作效率和效果根本就不能和他们自己用的相比。
甚至全宇宙搜刮而来的技术也是他们有优先发掘权,导致帝国的许多科研机构都必须与他们合作才有继续研究下去的课题和数据。
“嗯?” 瓦尔似乎想到了什么,“四个世纪前帝国是为什么导致这里被荒废的?”
“你想知道这个干嘛?”哈约克问。
“只是想知道而已。”瓦尔和哈约克走出了饭堂。
“当时发生了帝国内战,一个星域要独立。就在这里’达摩克利斯星域’附近。负责镇压的将军大人久攻不下的时候就把这里的部队给调走了。平叛之后就带着部队返回帝国首都了,也没有听说他们回来。”
没错,这是帝国的官方消息,几个世纪以来都是这样被宣传的。可依旧有哪里不对劲。这个星球无疑是个资源星球,他能提供运转帝国的能源。就这样被放置了四个世纪?帝国的财务部门会那么容易就忽略掉这点?甚至帝国的至高领主们对这一点也没有任何的疑问?这只被抽调过来的部队是从哪里来的?是否要送回去?
一切的疑问都好像和那群神神秘秘的机械佬有关系。四个世纪之前帝国的荣光照耀到这个寒冷世界的时候难道没有勘探过这个星球?那个时候机械佬们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那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更多的疑问从心中被冒了出来。都好像和遗迹中的某样东西有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